黃庭禪釋義

認識黃庭


01.何謂「黃庭」?

是五色之中,以此比喻心境上的天然無染、不墮分別取捨的意思。「庭」是元神所居之所。人身一股五元未判真氣的感應中樞,該處是元神所居之家庭,故稱為「庭」。

「黃庭」是人身的感應中樞,它是人身之中氣機感應最為敏銳多變的一個位置。當人們的六根與外緣接觸的時候,黃庭中都會昇起一些微微的氣機起伏與變化。例如我們眼睛看到亮光,心情也必為之開朗,這個開朗的感覺,就是在黃庭的氣機起伏中所上演的。

黃庭是身中一股敏銳之氣的感應點,也因為它的起伏多變,因而有時反而變成擾亂人心安寧的根源!例如我們覺得感動、生氣、憂傷…等情緒時,實際上都是由黃庭一竅的氣機起伏所引發出來的。有史以來,人們誤以黃庭一方寸內的變化為「煩惱」已經是非常久遠的事了,僅是黃庭內的些微變化,但它卻主宰著人們的情緒、想法、行為、及人生自在與煩惱的源頭。

黃庭的其它名稱非常的多,一般人俗稱它為「心頭」,修行家稱它為「靈台」,佛陀稱它為「煩惱根本」,老子則稱它為「黃庭」。為什麼老子稱它為黃庭呢?「黃」是五色之中,以此比喻心境上的天然無染、不墮分別取捨的意思。「庭」是元神所居之所。人身一股五元未判真氣的感應中樞,該處是元神所居之家庭,故稱為「庭」。


02.「黃庭」在人體的什麼部位?

人也好、做鬼也好、做神也好、有肉體也好、無肉體也好,都永遠存在著的一個生命氣機感應中心,因此檢驗黃庭的位置要以感覺為主,而非用尺寸去畫出個定點。

黃庭的位置就在胸口正中深度約兩三寸的地方,然而它並非一個有形的器官,而是氣機起伏的感應位置。它是人身精氣神的感應中心,也是天地人的交感中心,更是人們情緒的戰場!人們錯以這裡為心!這裡一有起伏,人們便覺得不能自已了!

不只是生時如此,人死之後,做鬼也還有一個陰身,做佛也還有一個法身,不論陰身也好,法身也好,也都還存在著這樣一個情感的感應中心,而這個感應中心仍然深深的影響著鬼神的思維與安寧。

因此所謂「胸口正中」只不過是依人身來指個大略的位置而已,而黃庭實際上的意義,乃是做人也好、做鬼也好、做神也好、有肉體也好、無肉體也好,都永遠存在著的一個生命氣機感應中心,因此檢驗黃庭的位置要以感覺為主,而非用尺寸去畫出個定點。

但知道這位置在哪兒,或理解其重要性,對我們並沒有什麼幫助!因為了解黃庭對你的束縛,是要由實地在自身中觀察,才能證得的。而如何從黃庭的束縛中解脫出來,則是另一個更深的練習題了!


03.黃庭禪的五大特色

  1. 雖然「道心」跨越位置的限制,但那充滿情緒罣礙的「人心」卻是有位置的。
  2. 黃庭禪不走消弭、平撫、轉移、想像、導引、激勵等時時勤拂拭或人為造作的路線,只是去「感受內心本來具足的那份純淨」,便立即獲得安寧。
  3. 黃庭禪讓你在同一秒中同時擁有人的情感,並且享受覺者的安寧。
  4. 黃庭禪讓你在同一秒中同時擁有腦袋的思維,也享有覺者的無念。
  5. 這學問必需由反複的練習而得,而非由思維或聆聽而得。


04.解脫情緒綑綁的五大步驟

  1. 認識心情(正處於什麼情緒的當下)。
  2. 感覺心情的位置(黃庭、心頭、心輪)。
  3. 看清心情的組合(酸痛麻癢冷熱起伏)。
  4. 看清心頭氣機的無相(聽之以氣)。
  5. 任心頭能量得其自在(觀自在,而非觀不在)。

心在哪裡


01.修行最重要的第一課…心在哪裡?

是什麼?」、「心在哪裡?」若解得開---要深入修心的領域,乃有個確實的把柄可以握持!若解不開---修心的課題便茫茫然無從入手了!

「黃庭」是人身的感應中樞,它是人身之中氣機感應最為敏銳多變的一個位置。當人們的六根與外緣接觸的時候,黃庭中都會昇起一些微微的氣機起伏與變化。例如我們眼睛看到亮光,心情也必為之開朗,這個開朗的感覺,就是在黃庭的氣機起伏中所上演的。

自有史以來不知有多少的高僧大德都在談心,然而包括這些高僧在內,得其心要者卻寥寥可數!這是為什麼呢?只因在這修心的路上,有兩個最為糾葛難破的謎題尚未解開:「心是什麼?」、「心在哪裡?」這兩個問題若解得開,要深入修心的領域,乃有個確實的把柄可以握持!這兩個問題若解不開,修心的課題便茫茫然無從入手了!

「心」這字是個不易瞭解的東西,它的定義在經典中常因所指的方向或階段不同,而有大異其趣的解釋。例如佛陀在楞嚴經中說:「既不在內,亦不在外,不在中間,俱無所在,一切無著,名之為心!」顯然這段話所說的心,指的是一塵不染、自在無礙的心了。

然而在同一部經典中,卻又告訴我們:『汝等必欲發菩提心,決定棄捐諸有為相,應當審詳「煩惱根本」。若不審觀「煩惱根本」,則不能知虛妄根塵何處顛倒。猶如世間解結之人,不見所結,云何知解?』如來佛的意思是說,在修心的一開始,最重要的是要我們在自身中「審詳煩惱根本」!若不能把心的罣礙處找出來,那麼要從哪裡開始修持你的心呢!


02.古往今來「心」的定義

般人所說的"心"大略常有幾種不同的定義,才不會因所指的定義不同,而造成人與人之間,或宗派與宗派之間,常有雞同鴨講的誤會發生!

不少人看到前後的這段段話,便在內心產生很多疑惑,如來一會兒說心無所不在,一會兒又說要把那個煩惱的心找出來看個究竟,既然心無所不在又要怎麼找出來呢?這兩段話不是矛盾嗎?然而實際上這兩段話所指的是修心歷程是不同的,其定義不宜被我們混為一談。

因此想要探究"心在哪裡"的問題之前,必得先瞭解一般人所說的"心"大略常有幾種不同的定義,才不會因所指的定義不同,而造成人與人之間,或宗派與宗派之間,常有雞同鴨講的誤會發生!

.心的定義一:以「腦中的思慮」為心

眾所皆知,人們的思慮是由腦中所發出的,當我幻想這個情景,腦中就出現這個情景;當我幻想那兒情景,腦中便出現那兒的情景。計畫這事也在腦中,計畫那事也在腦中。所以在這個定義下,人們便指著腦中的思考為心了!

.心的定義二:以「意念專注之焦點」為心

當一個人想到這件事,便說他的心在這件事上面;想到那件事,便說他的心在那件事上面;幻想這兒,便說心在這兒;幻想那兒,便說心在那兒。因此在這樣的定義下,人們不是說:「我的心沒有一定的方向!」不然就是說:「我的心無所不在」了!

.心的定義三:以全身的「覺知」為心

當一個人的覺知在手,他便說心在手!當覺知在腳,他便說心在腳!因此在這種定義下,他也會說:我的心「無所不在」的!

.心的定義四:以「氣」為心

仙佛的法身遍滿太虛,因此他的覺知亦遍滿太虛,這與眾生拘限於小小一個身軀中的覺知是不同的。就如孟子所說:「其為氣也至大至剛,以直養而無害,則塞於天地之間。」因此在佛經中所謂「心無所不在」,或說「心不在裡,不在外,不在兩邊及中間」的說法,所指的是因法身遍滿太虛,故覺知也遍及太虛的說法。因此在這種定義下,經典便說「心無所不在」了!

又因為佛的法身是由一股純陽浩然之氣所組成的,而氣上充滿著真覺,因而古聖賢才會講出「心即是氣」的字句,密宗金剛乘中有「心氣合一」的提倡,孟子有「志一動氣、氣一動志」的說法,孔子也說出「無聽之以耳而聽之以心、無聽之以心而聽之以氣」這樣的經典名句來!這些都是以「氣上的真覺」為心的定義下的產物。

.心的定義五:以「情感」或「煩惱」為心

當人們說「我內心好感動」時,或「我內心好歡喜」時,常不由自主將雙手懷抱著胸膛;當人們說「我好心痛」,或「我好難過」時,也常不由自主的搥著胸膛;當人們說「我好心酸」時,也不由自主將手指著胸膛;當人們說「捫心自問時」也不由自主將手捫著胸膛…

可見得人們有各種情緒,各種感動時,都是在我們的胸膛方寸中的一點氣血起伏所發出來的。古人所說的「人心」,所指的便是我們胸中那個感應情緒起伏的方寸之地,而這情緒的發生地也是所有眾生「煩惱罣礙」的所在了。有疑者可在情緒發動之時,以手觸摸胸中心情起伏的地方則自知矣!因此若以「情感」或「情緒」或「煩惱罣礙」或「七情六慾」為心時,那麼這個心便只在胸膛「黃庭」一竅之中了!

.心的定義六:以「無心」為心

當一個人了徹聖賢的解脫心法,對黃庭一竅中的所有氣血起伏了無罣礙時,則周身之氣皆同浩然,亦同自在,只有真覺,了無攀附,此時便會發出「無心」的讚嘆了!因而如來佛在「大佛頂首楞嚴經」中也才會說出:「既不在內,亦不在外,不在中間,俱無所在,一切無著,名之為心!」這樣的話了!


03.「修心」指的是修哪個心---「煩惱根本」

教聖人所要我們修持的心、所要掃去的三心、所要飛去的四相,究竟指的是哪個定義下的心呢?而眾生所急欲放下的,又是在哪個定義下的心呢?

由以上的分析可知,一個簡單的「心」字,在經典中竟包含著那麼多重的深淺意義,因此若不進入深度的自我體察,怎能分辨得出你現在所讀到的這段經文中所說的心,到底指的是哪一個定義下的心呢?這也難怪世上那麼多追求真理與解脫的修行者,對於這個簡單的「心」字,永遠摸不著頭緒,永遠有茫茫然無從入手的感嘆呀!

那麼修行領域中,各教聖人所要我們修持的心、所要掃去的三心、所要飛去的四相,究竟指的是哪個定義下的心呢?而眾生所急欲放下的,又是在哪個定義下的心呢?這答案當然是指如來佛所說的「煩惱根本」呀!

而如來所謂「煩惱根本」所指的是哪個定義下的心呢?細觀人們思慮時不一定煩惱,專注時不一定煩惱,覺知時不一定煩惱,幻想時不一定煩惱,但唯獨「胸中泛起情緒的起伏」時,人們便陷入欲清靜不得清靜的煩惱枷鎖而無法自拔了!


04.三教經典「心、氣」證解

驗這『心』與『氣』的關係,正是三教聖人之所以覺悟、之所以解脫的重點所在!

那麼心(煩惱罣礙的發生地)到底在哪兒呢?內觀要從哪兒觀察起呢?事實上早見諸各教經典:

.如來佛在圓覺經:

善男子,有作思惟,從有心起,皆是六塵妄想緣『氣』(妄想乃是攀附在氣上的),非實心體(人們妄念紛紛實是氣血作弄的結果,),已是空華(妄相攀附的結果,並非內心真想如此)。

可見如來佛早已向我們說明,這『氣』字才是內心的罣礙來源!

.圓覺經:

此身畢竟無體,六根四大,中外合成,妄有緣『氣』(煩惱罣礙都攀附在氣上),假名為心。(凡夫錯認心頭的一股氣血為心)

由以上這兩段,在在都證明如來佛認為『心』與『氣』根本脫不了關係。

.王陽明/傳習錄:

性善之端,須在『氣』 上始見得,若無氣亦無可見矣(發出滿心善念時,覺觀自己胸口,必有一團溫暖的氣在)。惻隱、羞惡、辭讓、是非之心,即是氣也。(同理類推) 言下之意,王陽明經過一生格物之後認為「心」與「氣」脫不了關係!

.孟子:

『志一動氣,氣一動志。』

志就是心,心與氣這兩個看似毫不相干的字,卻被拿來湊在一塊,顯然亞聖也認為『心』與『氣』相互影響,不可分割!

.莊子:

無聽(覺察)之以耳,而聽之以心;無聽之以心,而聽之以氣。

孔子教導我們,想要解脫心上的煩惱,其訣竅就是覺知微微的氣機起伏。可見孔子認為要解脫『心』上的煩惱其關鍵就在這個『氣』字上而已。

由以上各教聖人的經句可以見得,體驗這『心』與『氣』的關係,正是三教聖人之所以覺悟、之所以解脫的重點所在!


05.「心即是氣」---黃庭

情發於黃庭,其所產生的煩惱痛苦也由黃庭承受。當正覺提起,妄情亦止於黃庭,其心靈之清明也由黃庭驗之

沒錯,佛陀曾說過「心無所不在」,但其本意是說,凡氣之所及之處,皆是真覺所及之處,故曰心無所不在。聖賢仙佛修成正果,氣可出入自在,隨處遨遊,且其法身充塞太虛,因氣之無所不及,故真覺亦無所不在,故曰「心無所不在!」然凡夫氣僅止於一身形骸之內,則其覺知亦止驗於一身爾。氣未充能塞太虛而自言心無所不在者,妄語也。

對於修行的過程而言,妄情發於黃庭,其所產生的煩惱痛苦也由黃庭承受。當正覺提起,妄情亦止於黃庭,其心靈之清明也由黃庭驗之,故於修行的過程中檢驗煩惱罣礙時,我們便說:「心在黃庭」,或說「煩惱根本就在黃庭」了。

且看「聖賢實學」 這一本書中的一段引證:

元神在黃庭內。極活潑。毫無拘束。極昭明。毫無昏沉。識神亦生於黃庭。滅於黃庭。時而活潑。又時而拘束。時而昭明。又時而昏沉。

黃庭在何處。在血肉之心下。內腎之上。正脾胃夾中處也。黃庭夾居脾胃。脾屬土。因土之色黃。故曰黃。此穴是神明之舍。虛靈之府。元神之家庭。故曰庭。此穴乃脾胃夾中虛懸一穴。故儒曰腔子。又曰衷。腔字從肉從空。乃肉之空處。衷字以衣包中。皆脾胃夾中虛懸此穴之義也。因脾為土。土為地。故儒曰心地。此穴約廣寸餘。故儒曰方寸。又曰寸衷。此穴其形似田。故儒曰心田。道曰中田。以此穴居中也。此穴上通心。下通腎。此穴居中。中字用口。象此穴之形也。口中一直。象心腎相通之路也。故儒曰中。又曰心中。言真心居此穴中也。此黃庭諸般異名之義也。

由以上經典已充份說明,修行過程的妄心,實生於黃庭,人們誤以黃庭一竅內的起伏為心也久矣。故觀心必以觀察黃庭一竅內的真假為本,學者返觀自身便可驗之也。


06.觀自在、破煩惱根源

人稱之為「心頭」,儒家把這個地方稱「方寸」,佛家把這個地方叫「靈山」,老子把這個地方稱「黃庭」。

因此如來所說「審詳煩惱根本」這句話,是要指引我們在修心的過程中,最主要的是要由檢視發生情緒罣礙的戰場「胸膛」來進行修心工程的起步呀!

人們的思緒,常受胸中一丁點氣血起伏所罣礙,真可謂胸中氣血一動,周身百骸皆動矣!自無始以來,眾生誤以胸中的些微動靜為煩惱束縛,誤以「黃庭」一竅中的小小起伏為心,這真是人類史上最大的迷惘,也是困死古來無數英雄好漢的癥結所在呀!

這個煩惱罣礙的發生地,古人稱之為「心頭」,儒家把這個地方稱「方寸」,佛家把這個地方叫「靈山」,老子把這個地方稱「黃庭」。它是天地人交感的中樞所在,也是元神所居之家庭,這地方不僅是「煩惱」的代名辭,也是解脫的淨土,更是修煉精氣神的凝結之所!


07.黃庭絕學---「直指人心」

由「審詳煩惱根本」而證得「無心」之自在,經由觀察「妄心」而證得「本心」之教法,指引眾生解破煩惱罣礙的真相,直入心源性海之根蒂。

人們既然誤認「黃庭」一竅內的氣血起伏為所有煩惱根本的所在,那麼在修禪過程中所謂的「心」,乃以黃庭一竅中的煩惱根結為主要對象。因此在修心的道路上,只有以觀察黃庭一竅內所發生的一切真相為起步,方符合如來所謂「直指人心」之真諦,也才符合心經所謂「觀自在」的妙義所在了!

「黃庭禪」創辦人張慶祥先生,一本先聖「直指人心」之教義,跨越宗派之限制,成立台北縣中華黃庭禪學會,宣揚經由「審詳煩惱根本」而證得「無心」之自在,經由觀察「妄心」而證得「本心」之教法,指引眾生解破煩惱罣礙的真相,直入心源性海之根蒂,是此活動設計之本意。

黃庭禪與你


01.現代禪修絕學----「黃庭禪」!

代化的影音,動靜態的活動體驗---讓深澀的禪學化為現代人切身的體驗、解脫當下的煩惱罣礙、直通歷代聖賢修性了命的性理心法。

禪修的方式雖有很多,但仔細體會其功效卻大多短暫。而內觀情緒的感應中樞…「黃庭」一竅內本自清靜的真相,實乃歷代先賢用以解脫煩惱罣礙最為直接而根本的辦法。這一方寸內的精氣微微一動,人們便感覺情緒有很大的變動,也就是說人們誤以這一方寸內的小小起伏為所有煩惱罣礙的源頭!但這個事實自古以來卻鮮少有人能直探其真相!

這古老而神秘的的一竅,在「黃庭禪」創辦人張慶祥先生,將古聖先賢內觀黃庭真相而得證解脫自在的心法,化為具體可行的禪修步驟後,這悠關性命根蒂的絕學,將重新成為人人都可以接觸與深入的學問。

張先生長年於新店「中嶺山禪院」閉關禪修,為了推廣黃庭禪這門絕學,成立「社團法人 台北縣中華黃庭禪學會」進行推廣工作,利用週休二日的時機開班與眾生結緣。活動以現代化的影音為輔,並由各種動靜態的活動體驗,讓深澀的禪學化為切身的體驗。其內容不僅幫助我們解脫當下的煩惱罣礙,更直通歷代聖賢修性了命的性理心法,解開無盡的性理之迷。


02.禪修返本原義

沒有照見自性本來清靜的真知真見,縱然日日焚香操琴,亦無禪境解脫可言。所以『禪修』是內求之事,這並非外在事貌功業可以取代的。

『禪』與『煩惱』是相反意思,禪這個字是「無障礙」、及「自在解脫」的意味。然而這解脫要從哪兒開始,才能建立起堅強基礎呢?

達摩祖師論輯:「見本性為禪,若不見本性,即非禪也。假使說得千經萬論,若不見本性,只是凡夫,非是佛法。」簡單的說,禪境解脫乃是從照見『自性的本來清靜』中建立起來的。若沒有照見自性本來清靜的真知真見,縱然日日焚香操琴,亦無禪境解脫可言。所以『禪修』是內求之事,這並非外在事貌功業可以取代的。

一切的功業德貌雖好,但終是在外,非本性所固有;一切敲打唸唱雖好,但亦是在外,非本性所固有。修行不從本性上來努力,終究是毫無益處的。因此只有致力於照見自我心性的本來清靜,方得悟入究竟的解脫之門。

而是否能照見清靜本性取決於明心,明心又取決於能否照見所有煩惱真相,煩惱真相又取決於對黃庭一竅中的真知。教導眾生照破黃庭一竅中的煩惱真相,恢復自性中本來的清靜,這是歷代聖賢解脫煩惱塵勞的唯一正路,也是「黃庭禪」這個絕學之所以存在的價值。


03.任其自動,照見煩惱本質

們的聰明可以觀察到遠在天邊的細小變化,但卻不能瞭解自身內的煩惱真相!我們總以為煩惱的根源在外,但外物不一定能煩惱人,它必須轉變為身中的感受才能煩惱人!身中感受不一定煩惱人,它必須轉變為黃庭方寸內的起伏才能煩惱人!胸口感受一有起伏,人們便覺得煩惱不能自已。

黃庭氣血的晃動就像水一樣,它本可毫無意義的自由存在人們的胸中,但人們的習性隨即攀附在這氣血微微晃動的一剎那。這一瞬間我們立即感到難過、感到哀傷、感到孤獨、不悅等情緒!那一剎那我們便不由自主的想盡辦法要逃避、要抵抗、要把這丁點微微起伏的感受消滅…

也就是說,人們並不容許黃庭內的一丁點變化自由的存在,因而產生無盡的煩惱!

為了解脫黃庭內小小波動的煩擾,一般人常用安慰、轉化、壓抑、激勵、或觀察呼吸、丹田、觀察肢體感受…等,但這都只能使黃庭內的波動暫時得到安然,等到胸中又昇起波浪的時候,那短暫的寧靜與自在便又盪然無存了!

眾生所謂「煩惱」或「情緒」的發生處,就在黃庭一竅中發生,看不破這竅內的小小真相,想要免除所有情緒的困擾,便解脫無門了。

修行家所謂「三心四相」的落腳處 ,也在這裡發生,找不到這一竅,想要掃三心飛四相便無從入手了。

心理學家所謂「潛意識」的呈現處 ,也在這裡發生,看不破這一竅的真相,想要徹底的去除潛意識的控制便成空談了。

而「黃庭禪」這個學問,正吻合著眾生的需求,更彌補了現代心理學與修行者的疏漏。


04.遠離罣礙的「心靈希望工程」

由直接觀察一方寸心源中本自具有的安寧,來證得究竟解脫的方法。心經所謂「觀自在」,及所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即指此意。

這項心靈希望工程,而其活動的精髓,並非運用安慰、轉化、壓抑、激勵、或觀察呼吸、丹田、觀察肢體感受等短暫的方法,更非賣弄巧弄怪力亂神的拙劣方式。而是藉由直接觀察一方寸心源中本自具有的安寧,來證得究竟解脫的方法。心經所謂「觀自在」,及所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即指此意。

張慶祥先生創辦「黃庭禪」活動的精髓所在,便是引導您在自身中經歷本心本性的安寧,認識黃庭對人們的心靈是如何產生枷鎖的力量,透過兩天的理論活動與實際的觀察與練習,進入更深的禪定體驗。

誠盼更多有心人的投入,能將這個「心氣一體」的真相,早日公諸於世!藉由「黃庭禪」的推廣,使天下眾生早日遠離煩惱罣礙的束縛,共造家庭與社會的祥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