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脫真意釋疑

解脫真意釋疑


01.「心甘情願」算不算自我安慰、引導?

:「凡事想像『甘願去接受它的存在』,而獲得心靈的平靜,這樣不是也像那些短暫安慰的法門,用意念去引導使恢復心境平穩?」

張講師答:六根與心頭的感應本就息息相通,內心上一有什麼念頭,黃庭總會起一些或大或小的感應。如內心「抗拒」時就會讓胸口氣血更緊、更熱更抵抗,因而加大痛苦的感受;內心「甘願」時就會讓胸口氣血更鬆、更平穩、更含容,因而減少痛苦的感受;這差異本是天生自然,不需要什麼造作就自然發生的。 然而三教的解脫心法,並非寄託在使氣血變為平穩,而是不論大的氣血、小的氣血,只要能放鬆胸膛鬆開,一併含容,當下即刻解脫。但初學卻不知怎麼在情緒正盛時,將胸膛放鬆去「含容」各種氣血自在的發生,這一點對初學來說非常的陌生。為了讓學員瞭解什麼是「放鬆胸膛」,去含容黃庭中的所有氣血的發生,因此講師常以想像「甘願」的心情作為比喻,來誘導學員自然的讓「胸膛鬆掉」。其目的是要使學員嚐到什麼叫「胸膛鬆掉」,以便在氣血正盛時可以拿得出來應用,而非用意念的導引將氣血變小,或讓它化為平穩。不過當你甘願含容之後,氣血必自然變小一點,因此才會有這種「以為將氣血造作得比原來更小而得到解脫」的這種誤會發生。 又吾所謂「甘願」者,是叫你完全心甘情願的接受身內任何正在變化的氣血,不是叫你造作氣血,所以沒有造作之嫌,您瞭解了嗎?


02.觀氣血是否也是一種轉移逃避?

:『盯著一黃庭的實相看』,這樣是不是和『轉移注意力』和『逃避』一樣?只是把注意力由外轉向內而已!

張講師答:若煩惱的關鍵在黃庭的氣血上,而我卻叫你去看外面的風景、或看手、看腳、看呼吸或丹田的感受,或叫你去把感受消滅,這就叫「逃避」,叫「轉移焦點」;但若煩惱的問題只在黃庭內的一丁點氣血上,而我叫你專注黃庭的發生,這應該叫「面對焦點」,而不叫「轉移注意力」。


03.「解脫」、「放鬆」與「消極接受」的真偽面貌?

:『解脫』與『消極接受』如何區分呢?『放鬆』是否又是另一種自我消極的抵抗呢?

張講師答:「解脫」是對於當下任何感受毫無罣礙;而所謂「消極接受」是雖接受,但在黃庭心中仍然有著「罣礙分別」的成份存在。「放鬆」是放下你對氣機生滅起伏的抵抗,任那無意義的氣血自在的潮來潮往,有的只是周身的暢然,何來「消極」!更遑論「抵抗」!你在文字中求理解,未在身中驗實相。


04.七情六慾「解脫」後,人生豈不無趣?

:『解脫』是指看起來一點都沒有暴戾之氣的人嗎?難道這學問是要把一個人弄到一點情緒都沒有嗎!『放下、保持平和』把喜怒哀樂七情六慾都放掉嗎?

張講師答:一個已經由內在證得解脫的人,在喜怒未發之時當然看來沒有一點暴戾之氣,但喜怒已發之時,其喜與怒看來與常人不會有多大差別。只是覺者對於內在正在發生的氣血早已徹底的「含容放下」,沒有絲毫的抵抗,也不攀附一丁點的妄相,這點「拿起之時便已是放下之時」、「喜怒之時便已是寂滅之時」的真覺,並非常人在外表可察的。

中庸說:『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聖人只說可以發,但要懂得這氣血起伏要切中實相的節,豈謂不能發哉!還未能經歷的事,不表示就不存在,佛陀所開示的寂滅真樂,豈欺我哉!試著學習在喜怒哀樂已發的當下,留一點注意力往內覺照氣機起伏的實相,日久功純,方知聖人不以妄語欺我也。


05.「放下無礙」到頭來,會不會沒生存鬥志?

:所謂放下、不要與之罣礙!---但在現實的社會中,這麼多的人事物要放下,談何容易?什麼都放下,這樣生活會不會太沒鬥志可言?在社會上本該有一些作為才能生存,學了這門學問後不就連最基本的生存都沒了嗎?

張講師答:這方法是教你放下攀附在心頭一點氣血上的無盡煩惱,而不是教你放下你的家人、你的事業、你的財產,也不是教你放下應有的努力、以及基本的應對,這方法教你用不執著的方式、不煩惱的方式、坦懷接受心頭一點氣機起伏的真相,去與原有的人事物作更得體的應對。這方法教你用不執著的方式,去打拼你的事業,而不是放著事業荒廢。

且一定要懷著罣礙的心情才能生存嗎?古君子可不這麼認為。內心充滿著煩惱慾望去開創,與內心覺知著暢然無慾的生機去開創,同樣是作為,您選那個呢?武王一怒而安天下,豈不能生存哉!禹為天下疏通九河,三過其門而不入,大丈夫豈毫作為哉!能無怨無悔爾!


06.「任其自動」何異於「任性」?

:任其自動是否等於情緒奔放潰堤?

張講師答:所謂「任其自動」,是任內在氣機實相的盎然,任氣機自在的生滅,這實相上無貪嗔、無高下、無得失…既無所分別取捨,何來的「情緒奔放潰堤」!


07.喜怒哀樂都不攀附,豈不同等無情的機器人?

:煩惱和憂慮不要掛附心上,那麼快樂和興奮是否也不要掛附在心上呢?喜悅不能存在嗎?看到實相而沒有攀附喜悅、快樂…果真如此,表情不都是一直僵僵的,沒有笑容了!那人不是和機器人設定好程式沒有兩樣?這樣不是都太無情了嗎?

張講師答:貪愛與煩惱都只發生在黃庭,解決貪嗔的煩惱必於黃庭練習放下始得奏效。然而心情有很多種,並非樣樣都有害於本性。修行首重的,是要將對於身心有害的負面情緒去除,而非將真情真性也去之而後快。

三教心法是「能進能出」爾。能進能出則情正。是正情,非無情也;亦非不能藉情以養性。

看到亮麗的陽光,綻開的花兒,心中不由的生起一種暢然,這是正情,這種暢然並不傷身害性,且可怡情養性,去享受這個暢然有何不可呢!

然而能進能出一條龍,能進不能出便養成無盡的貪愛,成了一條貪愛的蟲了!

菜根譚:
鳥驚心,花濺淚,懷此熱心腸,如何領取冷風月;
(此句便是指那些能入而不能出者)
山寫照,水傳神,識吾真面目,方可擺脫幻乾坤!
(此句方是正情正性,出入自如者也)

煩惱是對心性有明顯傷害的,是大家所能進不能出者,更是大家所急於去除的,這便是學員們來本中心學習禪修的目的。至於無害的正面情緒,何妨留著燦爛你的人生,等待他日覺知力更為提升,再擇有害者而去之,無害者則適可怡情養性也,如何把修行看得枯木死灰、了無生趣哉!


08.如何能動氣不動情?

:當氣血起伏時,如何才能讓我門的貪嗔痴愛等習性不攀附?

張講師答:氣血起伏就像水的起伏一樣,它只是盡情的起伏而已,其它什麼意義也不存在,然而我們總喜歡在心頭氣血有所起伏時,攀附我們的愛恨情仇上去,因此才造成無盡的煩惱。如何才能讓這攀附上去的無盡妄想退下來呢?如來佛說「應作如是觀」,這個「如是」就是「一如本來」的意思,耶穌說「真相可以解脫煩惱」,慢慢的返觀,看出它本無意義的原貌,看出它只是盡情起伏的原貌,不需改造,不需消滅,不需抵抗,只是靜靜的觀察,對於內在的任何氣血起伏逆來順受,就只是這樣,煩惱的當下即是解脫的當下。


09.以意志力控制氣血不動豈不更勝一籌?

:意志力或理智夠強的人,能用他的意志力讓胸中氣血平穩不動,何必一定要學黃庭禪呢?

張講師答:為什麼你總是要讓氣血不動以為解脫呢?總而言之,你還是怕胸中的氣血動,對不對呢?讓氣血自由的去動有什麼關係呢?重點是你能不能在氣血動盪的當下,依然照見其清真的本貌而已。

如果我們一定要在胸中氣血平穩的情形下,才能有安寧的心境可言,那麼我們的安寧可能只剩下十分之一不到了!為什麼呢?因為黃庭心頭內的氣血隨時都跟著六根的感應而有或大或小的起伏,這是人們本性中與生俱來的自然現象,因此若是我們那麼怕胸中的氣血起伏,必須把胸中氣血用意志力不斷的壓平才能得到安寧的話,我們的人生還剩幾分之幾的安寧呢?我們的本性還剩下幾分的自在呢?讓氣血自在的去起伏吧,你要做的只是不讓它攀附而已呀!


10.「真知正見」才是黃庭氣血波動的關鍵?

:經由課程中的實驗證明,黃庭氣血波動相同,但因所面對的情境、事物不同時,而有不同的貪嗔感受,但每個人對相同事看法不同,因而決定了感受的強度及方向,若是如此,是否對外界事物真相本質的真知正見,才是決定黃庭氣血感受的前因?或是其它原因決定黃庭氣血的感受?

張講師答:世上事物有萬億種之多,如果必須把你對每一種事物的知見都確認下來才能修行的話,你有多少生命能夠去確認你是否對任何事物都已進入正知正見呢?而你所確認的又是否是真的正知正見呢?這種化簡為繁的修行方式還能有成功可言嗎?

還好不論外緣有幾千萬億種,但能造成你的煩惱罣礙,總不外是黃庭一竅中的氣血波動而已!黃庭若平靜無波,再大的逆境你都可以若無其事,黃庭一有波浪,再小的事都可以釀成大事,這便是一般人的迷惘所在了,因此認識這一竅中氣血波動的真相,便能解脫千萬億個外緣所惹動的無明與煩惱!想要探討解脫之道,不必去問氣血波動的起因,而只需問你對黃庭中任何型態的氣血是否真的能夠了無分別而已。

若能對任何氣血皆了無分別,不論你對萬物是否真具有正知正見,皆無煩惱可言的!一個能夠不受黃庭氣血控制的人,遇事更是容易保持正知正見的,因此這性理心法的根源,得由黃庭一竅入手,方得守簡御繁之道,而非在研究「什麼事情的知見能引起黃庭波動」中下功夫,更非往「如何不讓黃庭的氣血起波浪」的知見中下功夫,此事你已本末倒置了。 這並不意謂只要管好黃庭,其它什麼事都不重要了!是這學問讓你深得守簡御繁之便而已。


11.如何落實黃庭禪實修?

:有關理論的知識已知道很多?請問怎麼做?

張講師答:過去你學了很多理論,但只差一個黃庭,現在雖然你知道了黃庭,但還差一個實地練習。你只差練習而己,不缺其餘!例如一個小徒弟向師父學雕刻,老師父毫不隱瞞的,把刀子怎麼拿,力道怎麼控制,神韻怎麼拿捏都講清楚了,小徒弟就會刻了嗎?還沒呢!若少了三年十個月的實地磨練,怎能駕輕就熟呢?

所謂實地練習指的是什麼呢?先學靜坐中觀察自身的所有感受,再觀察黃庭與情緒的關係,而後再練習在動態生活中、工作中,當情緒微微昇起時,覺知黃庭氣血實相的定力。這漫長的觀察期間你將會產生非常多的迷惘,此時你將會非常需要三教經典的指引,因此盡早參加經典導讀的訓練,對於未來的突破是非常重要的工作。這些都是為了構築穩定的基礎所必需加強的工作,你真的準備付諸實行了嗎?


12.內觀心法面對情緒高明何在?

:例如某日夜晚步經一墳場,突見一人影,以為鬼魅而大驚,此時黃庭內氣動非常強烈,如何內觀任氣自動而不會衍生為恐懼的罣礙?

張講師答:黃庭是老天爺在我們身中所設的中央保全系統,它好比一棟大樓的消防系統一樣,一有火災它自然會警鈴大作,因此當黃庭偵察到你可能身處危險的環境之中,而發出強烈的震盪來警告你,這本屬自然而正常的事。但這自然的感應過程中,覺者與凡夫對於當下氣機震盪的定義是有所不同的,覺者覺知黃庭的警訊,化為應變之用,並任那震盪自由的在胸中發生,不必急著讓那氣血平息,因此非常安然;而凡夫則在胸中氣機震盪的瞬間攀附無盡的妄念,因而驚慌不安。

「黃庭禪」這學問與一般禪學或心理學中情緒管理的最大不同點,在於黃庭禪不怕氣血動盪,也不挑氣血的型態。在黃庭禪的領域內,你的喜怒哀樂等氣血都可以發,而此刻我們所要體驗的,是在任何氣血動盪之時,就已照見氣血暢然清淨的面貌,照見它本無意義的本貌。這當下就像我們正在身中觀察一條動盪奔流的河水一樣,除了奔流,其它什麼意義也不存在,哪來什麼仇恨,哪來什麼衝動。因此這學問不會讓你走向把自己壓抑得看起來像是毫無情緒的死胡同,也不會讓這動盪的氣血在身中發生攀附,而演變為情緒與痛苦的徹底潰堤。

而一般的禪修或情緒管理所走的路線,都是想盡辦法讓你胸中正在上演的動盪平息下來,否則便演變為情緒的潰堤,或是把內在的氣血改變成你所喜歡的輕飄感覺,以便使你暫時重拾情緒的安然。然而這種寧靜非常脆弱,因為下一波氣血再度動盪之時,你的安寧便又盪然無存了,你又必須像神秀一樣,分分秒秒都走在「時時勤拂拭」的錯誤道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