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庭禪常見問題 – 黃庭書院

黃庭禪常見問題

黃庭禪常見問題


01「黃庭」是什麼?

張講師答:「黃庭」是內心的名字。古老的中國有個修行人叫錄圖子(帝嚳時生),講《黃庭經》五十卷,其中的「黃庭」指的就是「內心」。

「黃」是五色之中,象徵五行的「中氣」,也就是無極之真所賦予人者。這字代表它是人身最中正精華、感應最敏銳的一股「氣」、一股能量。

「庭」是象徵元神所居的神室,也就是這股精粹敏銳之氣所存在的地方,這個字還顯示出這它原長是有「位置」的。

「黃庭」這個名字出現在五教創立之前,超越宗教派別的限制,因此我們以「黃庭禪」作為這個「直指人心」的禪學名稱。


02 是否真的有黃庭?是不是幻想出來的!還是三人成虎?杯弓蛇影?或是否因透過課程的引導,而感覺胸中有股氣,然後我們才叫它黃庭!

張講師答:觀察還未能明瞭時,可參考三教經典的記載來加強信心。

但這事最終還是得在自身上檢驗出個究竟來才有個著落。因為兩天的時間很短,為了掌握課程進度,我們的教學只能圍繞在黃庭這個主軸上不斷的觀察體驗,因此容易造成這種誤解。

但還好兩天後你就會回到日常生活了,何不在日常中仔細檢驗自身,看看你的煩惱罣礙在哪裡?你的心酸心痛在哪裡?你的悶悶不樂在哪裡?你的滿心溫暖在哪裡?仔細觀察一陣子,每個人都可以有個明確的答案的。


03 現今科學中的驗證,所談的是一切情緒源於大腦的細胞與神經中樞,這與黃庭之學如何連結呢?

張講師答:有形肉身有一定的結構,這並非我這沒學過醫學的人可以妄論的。而鬼神無形的法身,也有一定的組成規則,這亦非只學些有形結構的科學家就可以用理解的。

人們腦中的想法是六根裡面的「意根」,意根中的想法本來自在,就像耳根聽聲音,眼根看形色,它們本來都很自在的,本來都沒罣礙煩惱的,至於這六根能不能造成你的煩惱,最後都得要看它是否引動黃庭中的氣血與攀附才能論斷的。

人們總以為情緒是由腦中的想法引動的,然而這只是六分之一的起因而已,事實上煩惱必需有黃庭一丁點的氣血起伏來相配,才能俱足的,若少了胸中這一丁點起伏的感受,腦中想再多的事,也不成個煩惱的。

例如你腦中告訴自己別生氣、別生氣,但胸中的氣血若一直起伏的話,這腦中的想法是沒有作用的,你還是照常生氣,一直要等到氣血平撫才能平靜下來的。

反之,若胸中很平靜,你一直告訴自己說要生氣、要生氣,但若胸中氣血不配合的話,再怎麼裝也無法讓你真正生氣的。

由此可知,在情緒的領域來說,腦袋中的意根,或是臉上的耳根、眼根都只是配角而已,情緒的真正主角是胸中潮起潮落的氣血,不在其餘。

讓我再舉個例子來說明黃庭主控情緒的事實…好比人死後腦細胞都死了,所有神經也爛了,照科學家的說法,應該是連心、情緒、感受也都沒了!

但試問:「鬼魂都沒情緒嗎?都沒貪嗔了嗎?佛也沒慈悲了嗎?」

事實上鬼神有形的大腦雖然腐敗了,而其靈妙智慧卻更甚於往日!那麼您現在以為所有的情緒是由腦細胞或神經來主控,恐非究竟的事實吧!也許有朝一日科學可以證明這一點,我們期盼科學家們早日進步到可以瞭解無形的精神呀!


04 「黃庭禪」與一般禪修的最大不同?

張講師答:一般人以為情緒的禍源來自「大腦的想法」,而黃庭禪則要告訴你它來自你的「內心的感受」。

一般人在內心情緒有所動盪時,便失去安寧與自在,因此世面上幾乎所有的禪師或心理學家所作的努力,都在引導你如何轉移、消滅胸中正在發生的情緒。

但你真的想要變成沒有情緒的人嗎?還是只想要不被那股在胸中浮動的氣所罣礙呢?

「黃庭禪」並不要消滅你心中那股自然的能量起伏,而是教您在各種情緖來襲的當下,如何迎向內心的那個激昂的能量,直接與那股能量波動和平共處,如此而已。

黃庭禪不教你怎麼急著在外在謀求改變,這項練習完全在內在發生,在不知不覺中,讓你的朋友告訴你:「你真的變了!」


05 黃庭禪的課程是以什麼理論為基準?

張講師答:修行畢境是以心性為主軸的,因此本課程只以與生俱來的「本心本性」為基準,一切的觀察都圍繞在這個主軸上,暫不問身外其餘。


06 比如被別人一句話剌激到,胸中發生了一股怒氣,如何是不干涉它,又與它和平共處?那是什麼狀態

張講師答:所謂一股怒氣,就是一股溫度比平常稍高一點、速度比平常稍快一點,忽然湧上胸口的一股氣血而已。

好比剛慢跑完,身中不也是充滿一股股熱血般的感受在身體各部潮來潮往嗎?但人們卻可很自在的享受於其間呢!只是怒血來潮時,人們已經深受外緣內感所控制而不能自已。

此時若將注意力專注在內裡的發生,將這溫度、速度、壓力的感覺級數,與慢跑時做一個比對,只是做這個實相的分析,完全不與所發生的不如意相攀緣,那麼每個人都可以在微微變化的氣血中,悠遊自在的。


07 煩惱和憂慮不要掛在心上,那麼快樂和興奮是否也不要掛在心上呢?喜悅不能存在嗎?看到實相而沒有攀附喜悅、快樂…果真如此,表情不都是一直僵僵的,沒有笑容了!那人不是和機器人設定好程式沒有兩樣?一個步驟、一個程式、一個結果…這樣不是都太無情了嗎?

張講師答:所謂不攀附,不是沒有喜怒哀樂,而是喜怒哀樂發生的當下,能反觀自己胸中的氣血本來只是一股能量,本來不攀附著貪嗔好惡的知見去分別它而已。

處在這實相的當下,你可以發現,原來你可以如此自然的享受著清真的氣血脈動,此時所有喜怒七情,都變成不僅可以享受、毫無煩惱,而且一點也不損傷本有的精氣神。

有了這功夫人生將無限的寬廣,喜怒隨時能進能出,豈是沒有喜怒的機器人呢!

貪愛與煩惱都只發生在黃庭,解決貪嗔的煩惱必於黃庭練習放下始得奏效。然而心情有很多種,並非樣樣都有害於本性。修行首重的,是要將對於身心有害的負面情緒去除,而非將真情真性也去之而後快。

五教心法是「能進能出」爾,能進能出則情正。是正情,非無情也;亦非不能藉情以養性。

看到亮麗的陽光,綻開的花兒,心中不由的生起一種暢然,這是正情,這種暢然並不傷身害性,且可怡情養性,去享受這個暢然有何不可呢!

然而能進能出一條龍,能進不能出...便養成無盡的貪愛,成了一條貪愛的蟲了!

菜根譚:

鳥驚心,花濺淚,懷此熱心腸,如何領取冷風月;

(此句便是指那些能入而不能出者)

山寫照,水傳神,識吾真面目,方可擺脫幻乾坤!

(此句方是正情正性,出入自如者也)

煩惱是對心性有明顯傷害的,是大家所能進不能出者,更是大家所急於去除的,這便是學員們來本中心學習禪修的目的。

至於無害的正面情緒,何妨留著燦爛你的人生,等待他日覺知力更為提升,再擇有害者而去之,無害者則適可怡情養性也,如何把修行看得枯木死灰、了無生趣哉!


08 講師在課堂上不斷的要我們「放下、放下、不要與之罣礙!」但在現實的社會中,這麼多的人事物要放下,談何容易?什麼都放下,這樣生活會不會太沒鬥志可言?在社會上本該有一些作為才能生存,學了這門學問後不就連最基本的生存都沒了嗎?

張講師答:這方法是教你放下攀附在心頭一點氣血上的無盡煩惱,而不是教你放下你的家人、你的事業、你的財產,也不是教你放下應有的努力、以及基本的應對。

這方法教你用不執著的方式、不煩惱的方式、坦懷接受心頭一點氣機起伏的真相,去與原有的人事物作更得體的應對。這方法教你用不執著的方式,去打拼你的事業,而不是放著事業荒廢。

且一定要懷著罣礙的心情才能生存嗎?古君子可不這麼認為。

內心充滿著煩惱慾望去開創,與內心覺知著暢然無慾的生機去開創,同樣是作為,您選那個呢?武王一怒而安天下,豈不能生存哉!禹為天下疏通九河,三過其門而不入,大丈夫豈毫作為哉!能無怨無悔爾!


09 學習內觀要從花時間打坐開始嗎?是不是只有從靜坐中才能深刻體會黃庭禪的變化呢?靜坐的真正目的為何?靜坐是每天必要的功課嗎?要多久?

張講師答:觀察無分姿勢,行住坐臥皆可。但靜坐容易有明確的主題可以練習觀察:「酸楚」。

練習在肢體的酸楚中,與黃庭衍生的熱血和平共處,而後將這因觀照心頭實相而得解脫的經驗,實施到日常生活的每一刻中,這才是靜坐的本意。

靜坐不是在比耐力,也不是在比誰坐得姿勢漂亮,或是誰坐得比較久,而是培養在動盪的氣血中,因覺知實相而獲得解脫煩惱罣礙的能力。

然而這只是靜坐的一半目的而已,因為修行並非只修一個心就可以了,靜坐更重要的目的,是為了達到法身的淨化,法身的剝陰取陽。

古人所謂精化氣、氣化神、神還虛、虛還無的修煉大法,是要靠靜坐才能啟開的。這部份我們在禪修班「失落的大學問」這堂課裡面,已大略指出它的精要了。


10 我對於只是持一個平等心,如何能對治心中所有的八萬四千煩惱,仍有疑問?

張講師答:不論煩惱有多少種,但總是因為在黃庭的氣血中起了分別知見而來,而所謂「平等心」即是在心頭上不分別、不貪嗔而已。

若能觀照黃庭內的實相,不在黃庭氣血起伏中起分別知見,則任心頭的氣機感受如何在奔馳變化,也絲毫不會感到罣礙的!

就如達摩破相論裡的這一段對答:『問曰:若復有人志求佛道者,當修何法最為省要?答曰:唯觀心一法,總攝諸法,最為省要。

問曰:何一法能攝諸法?答曰:心者萬法之根本,一切諸法唯心所生;若能了心,則萬法俱備;猶如大樹,所有枝條及諸花果,皆悉依根。

栽樹者,存根而始生子;伐樹者,去根而必死。若了心修道,則少力而易成;不了心而修,費功而無益。故知一切善惡皆由自心。心外別求,終無是處。』

因此觀照心頭的實相,對修行來說,這真是一個守簡御繁之道,不學這個要學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