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之美

講師文章-中文之美

一橫一豎,有理有據;一撇一捺,有情有義。
走進中華文化,領略中文之美,漢字博大精深…….

中文之美


1. 【中文之美】羞

張慶祥講師

編者按: 一提到“羞”字,大家都想到害羞、慚愧、羞恥。誰能想到它其實還代表進獻、美食等意思?這看起來八杆子都打不到一塊的,怎麼會同時發生在一個字上呢?

們今天來介紹羞恥的“羞”這個字。 “羞”除了有感到羞愧、羞恥的含義之外,也有進獻美食的意思。進獻美食給長者,或用美食祭祀神明,這時候的“羞”會加個“食”字旁,也就是珍饈的“饈”,但在更古時代是不加“食”字旁的,直接用“羞”這個字就可以代表這麼多的含義。

“羞”字的上面是“美”的上半部,一撇下來旁邊有個“醜”,這造字其實就是“美”跟“醜”的重疊。這種兩字甚至三字重疊在一起的用法,在中國的造字藝術裡面經常看到。“羞”字所表現的是:外面是美的,但有一個看不到的小角落卻是醜的。

譬如說一個人的外貌很美,穿著也很體面、端莊,甚至光鮮亮麗,在外面吃飯時顯得很有禮儀,與人應對進退也彬彬有禮,但你一打開他家的門,家裡就跟垃圾堆差不多,地上到處都是污垢,一大堆衣服到處亂放,物品東倒西歪。這種人外表很美,家裡卻不堪入目,若是有一天你突然登門拜訪他,想給他個驚喜,門一開,卻發現你所看到的真實的他是那麼醜陋!那真是丟臉死了,害羞得想躲起來呢!

這個“羞”字真是把那種丟臉、害羞的氣氛表達得淋漓盡致,多生動的一個造字呀!又一好像家人在外面表現得一團和氣、相敬如賓,可是一回到家在沒有外人的時候,卻大聲叫駡,互相摔盤子扔碗筷!原來在家裡竟是這樣的,真是丟死人了!

“羞”這個字還有進獻的意思,好比祭祀時獻食品給神明,或平日獻物品給長上,也都用“羞”(“饈”)。進獻又為什麼與害羞有關呢?

比如,一個人把他認為很好的東西獻給長上或是恩人,想要報答他的恩情。就像古代遠方的諸侯向天子進貢,他來自貧窮的小國家,帶了一項家鄉最好、最上等的農產品或礦產來進獻給君王或長上。他會想,天子是如此高高在上的貴人,他早就看過世上的任何寶物,我這點小東西算什麼呢?雖然這是自己家鄉最美的東西,但又怕接受禮物的人認為是醜的,雖然想盡上一份心意,但又深怕對方嫌棄,心裡真是害羞得很,你看這意境是不是“羞”?!

或者朋友要遠行,我希望給他一點禮物當做紀念。這個東西其實是很好的,但我們送給人時要自謙,我們送禮時,不會跟對方說這是世上最好的,反而會說這個小小的禮品不成敬意,請您笑納,這種意境也符合“羞”的意涵。

為什麼這個“羞”字後來加了食字旁呢?這是因為古代是農業社會,祭祀的貢品大多為食物,送禮給人也大多是當地種植的物產。而祭祀也好,送禮也好,都是上等級別的產品,所以“饈”這個字後來就代表著上等的美食、上等的禮品等。只有最上等的才叫“饈”,不是最上等的就叫食物,不能叫做“饈”!

這個字很有趣,生動活潑,而且具有慚愧、羞恥、進獻、美食等含義。這些意思看起來毫不相干,想要強記也記不起來,但是你若能從它的字形上去融合出這個字的根義,就自然可以理解為什麼它能延伸出那麼多相關的意思出來,不必強記,而且讓你一輩子都忘不掉。

好比我們在字典中查“羞”字,會發現它有慚愧、羞恥、進獻、美食等意思。然而進獻與羞恥、美食是八杆子都打不到一塊的,怎麼會同時發生在一個字上面呢?我以前在讀國中的時候,就發現了中文字具備這個有趣的現象,所以我常常從一個字裡面,根據它數個不同的意思,去拼湊出它原來的根義是什麼,結果往往有許多意外的收穫。

我覺得古聖先賢的字特別有意思,非常精緻,寓意又非常深遠!用這樣的方式來學字,你會學得津津有味。

標籤中華文化 古聖先賢 字形 敬意


2. 【中文之美】是

張慶祥講師

編者按: 最平常的一個“是”字,竟然蘊含了天地的規律!陽氣帶頭,五行才不會錯亂,才能順暢運轉,合乎自然之道,與時俱進,相生迴圈……各種驚歎,邀您進入文中一探究竟!

天我們來講一個很平常的字,這個字就是“是”,是不是的“是”。這個字每天都要用,一天不知道要講幾遍。

這個“是”字怎麼寫?上面一個“日”,下面這個字其實是一個“正”,正當的“正”,正確的“正”。這個“正”總共有五筆,象徵五行。在人來說,就是“仁義禮智信”。在天地來說,就是“金木水火土”。金木水火土都俱全、平衡才叫做正,如果偏陰、偏陽、偏金或是偏水,那它就不平衡,不中和就不正。中華民族的概念就是——凡事以中和為美。以我們吃的植物來說,如果你天天吃辣椒,你就會覺得火氣很大;如果你天天吃柿子,那就會非常寒冰,吃多了牙齒打顫、咳嗽。這就是陰陽五行。到底是偏陰還是偏陽,每一個人不一樣。如果一個小孩子出生,一看他的八字,火這麼旺,那麼這個人會動不動就罵人。金木水火土平衡才是好,但這個平衡不是死平衡,它是動的平衡。

怎麼樣叫做動的平衡?

各位,你看這個“正”,雖然是“正”,但是它下面這兩撇的腳是抬起來的,像要走路的樣子。這是什麼意思呢?就是像走路的“走”,它的字形下面也是腳抬起來正在走的。所以它不是擺得正正的——擺得正正的平衡雖然也是一種平衡,但它不是真正的平衡。你看那個雞蛋,你可以把它豎起來,它很平衡,但是有一點風吹草動,它就垮了。它這個平衡是平衡在一瞬間、一個條件下,任何別的條件都不行。可是你看那個很會玩籃球的小孩子,籃球在一根手指頭上一轉,球就會咻咻地轉個不停,這種平衡就是動態的平衡。五行的平衡是怎樣動態的平衡?它是相生的、迴圈的。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又生木。這是相生的、迴圈的、輪流的、運轉不息的。這個才是真正的“正”,而不是枯木死灰般的。

“日”就是陽氣。凡事都是陽氣帶頭就對了。

“是”的上面是個“日”,“日”是什麼意思呢?“日”就是陽氣。陽氣帶著頭,五行在裡面不斷地運行。凡事都是陽氣帶頭就對了。《易經》的乾卦的彖辭是這麼說的,“乾道變化,各正性命”。陽氣領導變化,就好像你駕著馬車,是馬來帶著車還是車來帶著馬?只有馬帶著車,這個車才有希望。車帶著馬的話就會往後拖,這是要墜到懸崖去的。這是古代的例子,我們舉個現代的例子來說。現在你開車要不要有一個衛星導航?開飛機也要一個導航。不然天一樣顏色,海也一樣顏色,到底你要往哪裡去,是不是要有一個東西導航?飛機再怎麼精良,引擎馬力再怎麼強大,如果沒有GPS定位的話,你要往哪裡去。這整個GPS就是它的陽,陰要跟著陽走,才會有希望。陰是什麼?那部飛機就是陰,飛機跟著衛星導航系統走,才能夠帶你去要去的地方。但如果倒過來就要發生亂事。千里馬要往哪裡跑,要聽騎在它上面的那個人。所以上面要有一個陽,陽帶頭,下面這五行才不會錯亂,運轉起來才會順暢,才會符合天地的自然。吻合天地自然之道,才叫做“是”。

人生的智慧所學的,就是怎樣順應天地的自然之道而從中得到好處而已。我們就說,早睡早起身體好,古人不都這樣說了嗎?你偏偏早上都在睡覺,睡到下午還起不來,到傍晚才起床,才開始有精神,晚上神采奕奕地去拼夜店。這個五行走是走,但它不是陽氣帶頭,是陰氣帶頭,它是逆著幹的。這個人不用三年,他的臉就會跟死人差不多,神色昏暗,幹什麼都沒勁,只有去夜店才有勁。人再怎麼聰明,跟天拔河還是拔不過的。我們常常說“人定勝天”,坦白講,有幾件事你勝過天?人人都不想死,人人都不想老,有誰勝過天?這麼大的事情都沒有人勝得了。你說:“有啦!”“有什麼勝過天的?”“我本來單眼皮,我現在變雙眼皮。”——我們能夠勝過的就是這些雞毛蒜皮的事。但是說實在話,割完之後也不一定比老天設計的美。日本人好多都割雙眼皮,歐洲人好多都割單眼皮,不過是價值觀作祟。

那你說,學物理、學化學、學科學,是不是?對不對?是就是,錯就錯。真理是非常獨裁的。投票投不出真理的,投票都投出歪理。為什麼?因為英明的百姓比較少,昏庸的比較多。要有一個陽的帶頭,下面這些運轉起來才會順暢。上面的如果是個昏君,那個“日”不是日,上面改個“月”,它就不是“是”了。昏君就是陰的,他帶頭,下面的運轉就一塌糊塗,一定要陽的帶頭。

“日”還有另外一個意思,等於時間的“時”。

“是”上面那個“日”還有另外一個意思,“日”就等於時間的“時”,時間的“時”旁邊有個“日”。“日”就是太陽的另外一個意思,出來又下去,下去又出來,它就是“時”。它在講什麼事情呢?就是說太陽剛出來,我們要做些什麼事;太陽高高掛在天空,曬個半死,我們可以做些什麼事;太陽西下,黃昏了,我們可以做些什麼事;太陽不見了,我們該做些什麼事。你每天都在跟天地學習,我們每天都在順應天地。全世界太陽升起來的時候,大家都在吃早餐,然後就要上班;上到十二點稍微午睡一下,然後做到傍晚快要下班了,晚上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全世界的人都是在這樣做。記得要與時俱進,不要與時俱退!今天過完,明天感覺有成長;今天過完,明天身體感覺有變好。不要今天過完,到了明天,明天感覺身體更差,到後天比明天又更差。太陽依然在往前進,時在進人在退,那就不“是”了。“是”就是與時俱進的意思。再好的學問都要看時機辦事,才是“是”。時不同,作為就不同。

比如說,什麼是禮呢?該謙卑的時候,我們就要謙卑,該平常的時候就要平常,該要亢的時候就要亢,不卑不亢的“亢”。為人什麼時候要平,什麼時候要不卑不亢?該不卑不亢就不卑不亢,該謙卑就謙卑,該要擺出一副氣相堂堂的樣子,就要氣相堂堂。你說:“有這個道理嗎?這個禮不是都教人要很謙卑嗎?”古代的聖賢如果陪著國君去會盟,那他就要讓他的國君顯出光榮的樣子。不是謙虛,這要搞清楚哦。如果一個臣奉國君之命,帶了什麼樣的命令出使他國,他出去就代表他的國君,他絕對不會擺出卑諾的樣子,這個時候他就該亢。“亢”的意思是氣相堂堂、氣宇軒昂,不是跟人家對抗的“抗”。各位你看,古人見到皇帝都下跪,唯有武將見到皇帝不下跪,最多就是單跪。如果臨戰場,他也不跪,就是直接比手勢,然後拿出他的槍或戟示敬,就這樣而已。以我們現在社會來說,一個外交官出使到他國,他出去也是氣宇軒昂。你看各國的元首到他國訪問,他幾乎都不鞠躬的,就我國跟他國兩個人,站直挺挺的,然後微笑著簡單地握個手,也不會多甩兩下。這時候鞠躬就不合禮了。如果一個鞠躬,另外一個不鞠躬呢?那就失了國格。所以該亢就亢。譬如說,我是國家元首,我都站得這樣高高的,但是如果我今天去拜見我的老師,那就要鞠躬。如果跟一般每天見面的人,你就不必特別一直鞠躬,就平平的,不卑不亢。時不同,作為就不同。然後你問老師:“我做得對不對呀?好不好呀?”“很好。”“老師這樣做是不是?”“是。”懂得與時俱進才會是“是”。教給你謙卑,結果你已經做了國君的使節,你出去還卑躬屈膝的樣子,就丟了你國家的臉。那你就學錯了,就是死腦筋,沒有與時俱進。“學而時習之”,時不同作為就不同。學問最快樂最有趣的就是,時不同,它就不同,它的機趣就在這裡,所以叫做“學而時習之”。

你看“是”這個字,陽氣帶頭,五行就有了次序,就順暢了,邁開步伐開始走了。如果這個“日”把它解釋成時間的“時”,那麼下面就走起來。它要走起來,下面就不能寫“正”。各位,如果“日”下面寫個“正”,那麼這個就不是“是”。下面那個“正”要走起來,走起來什麼意思?與時俱進。時不同,作為就應該有所不同。這樣人家才會說:“真是達人啊!”

那陽氣是什麼呢?譬如說,一群烏合之眾總要有一個有智慧的人來帶領,那個有智慧的人就是陽。既然我們智慧比人家差,我們就算陰,陰從陽就有希望。你說“我幹嘛陰呢?”馬車不跟馬走,那要跟誰走呢?飛機不跟GPS走,那要跟誰走呢?自己闖,闖到海裡也是闖。人有時候面臨不懂的東西,就要謙卑一點。以前孫中山說:“群眾是盲目的。”那就需要有一個明君來帶領群眾。以前的昏君昏一個,很簡單,百姓把他轟下臺。但現在卻不是,現在的百姓是昏一票。昏君好處理,但是昏民怎麼處理?沒有陽帶頭,必定亂得一團糟,只有跟隨欲望走了。

標籤中華文化 五行 大道 平衡 陰陽


3. 【中文之美】義

張慶祥講師

編者按: 人們常說做人要“講義氣”,但大家是否瞭解“義”字的真義呢?怎麼樣才算是有“義氣”?

天我們來談“義”,仁義的“義”。 “義”的造字下面是個“我”,上面是兩撇一個八字,然後一個王,這個字其實是很有深意的。王就是王道,八就是八德,八德就是忠、孝、仁、愛、信、義、和、平,這八德是真正的王道;下面一個“我”, 由我來行持這八德,由自身來行這王道,從我身上做起,才是義。

我們再仔細看這個“義”字,其實是個“美”字和“我”字重壘在一起,“美我”就是義,讓我最美麗的是什麼呢?就是義。每個人都想要他的人生更加美麗,但什麼德性才能讓人覺得你的內心真的很美麗呢?那就是“義”,能美我的,能讓我最美的,就是“義行”。

古人說,“義者宜也”。適宜的“宜”,宜就是適合、合理。什麼是合理?凡損人利己的事就是不合理,就是不義。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就是合理,就是義。做有益於人、己的事就是合理,就是義,做有害於人、己的事就是不義。所以 “義”就是懂得因時因地而制宜,不執著、不呆板,因時而權變,去做正確而有益人己的事。

凡事不損人利己,就能夠公諸於眾人,因為不損人利己,就是合宜,就是義。做一個事情可以有益於自己,但不能夠自顧自己而有損於別人,只要持著這樣的原則,不管你做什麼事情,別人都會說“很適宜”。但是如果你做的事情對你有利,卻對別人有損,人家就會說“不適合”,會說你這個人“自私自利”,會說你“無情無義”。

我再舉個例子來說明怎麼樣叫“適合”。比如說,一個朋友生病了,但他沒錢看病。我雖然不是很富有,但是我湊了點錢,幫助我的朋友讓他能夠看醫生,雖然從小到大老師都說借錢是不好的,但是我一時權宜,把這個錢用在適合的地方,甚至救了人家一條命,這樣借錢就很“適宜”。 損我的利益去做有益於人的事,去做對的事,這樣叫做“適宜”,叫做義。

再比如,現在的年輕人血氣方剛,你的朋友調戲了別人的女兒,後來被人給揍了。你認為兄弟被人給揍了,要去幫他揍回來,這時候你盡你的力氣去做不對的事情,這就叫不適宜,不適宜也就是不義了。因為你的兄弟調戲人家的女兒本來就不對,被人教訓一頓叫活該。這時你要訓誡你的朋友以後別為非作歹才對,才有義。而你卻要去揍回來,去助紂為虐,你雖然盡你的力量去幫助朋友,但是卻去做不對的事,這非但不適宜,也不能讓你的德性更美,所以叫不義。

“義”就是做對人對己都好的事情,或是對少數人雖有損,但對多數人來講是有益的事。這樣的事說給誰聽都合理,即使是說給野蠻人聽也會受到稱讚,義就是無不可告人之事,行事光明磊落,因此它能讓你的德性更美。

自古最有義氣的代表莫如關公,為什麼我們覺得關公有義?關公從小練武,練得一身高強的武藝,但他從來不欺負人,他只幫助人。有一天,他發現有一個有錢有勢的地方官,因為村裡面大半的井挖下去都是鹹的,只有幾口井有乾淨可以喝的水,這個地方官就命令百姓把其它幾口乾淨的井都填了,就剩下他家自己院裡那一口乾淨的水井。於是所有人都要到他家去提水,都要經過他的同意,等於全村的人都得看他的臉色才有水喝,才能生活。接下來他更要求只有貌美的少女才能前來打水,村裡人因為沒水可喝,又懼怕他的官威,不得不送自家的少女過去打水。然而只要有少女前來打水,就不免要被這貪官姦污,因此有些父母因為女兒被姦污而氣憤得自殺。關公知道鎮上的地方父母官,竟然是這麼地魚肉鄉民之後,怒不可抑,這種人再不殺掉的話,不知道還有多少女兒要被姦污,多少父母要氣憤自殺,於是他提著關刀,闖進那地方官的官府,把官府裡的大小惡棍全都殺了,鄉民知道這消息之後,各個額手稱慶。官府就說關公是強盜,是殺人犯,集所有的力量要抓他,關公開始逃難,這也才有了後來的桃園三結義的發生。

這樣一個魚肉人民的官,百姓連喝水的權益都沒有,喝水之前還要先送女兒讓他姦污,這樣的人該不該殺!當然該殺,但官官相護的時代,你去哪裡投訴也沒用,關公他明知道做了這件事情後就要逃亡,但關公還是不顧自己的安危去為民除害了。關公捨棄自己,為天下國家除去這個惡瘤,為了救無數的鄉民,殺幾個惡人算什麼,這種捨己為人的精神就是“義”,這就是最美的德性表現。

“義”為什麼讓人美?一個有公理、講正義的人,就會為人所敬重。而且“義”這個字做好了,別的德就會生出來。比如說,“仁義禮智信”這五常,有“義”的人必有“仁”,沒有“仁”的“義”還算“義”嗎?現在的黑道年輕小夥子,為了爭奪地盤的保護費,說不攏就火拼,這種火拼雖然也是不顧性命的安全,但卻是魚肉鄉民來填補自己的利益,是極為不仁的事,這也配稱義嗎?“義”是“宜”,你待人處事沒有“禮”,沒有次序,沒大沒小,這還算是“義”嗎?“智”是判斷事情大小先後、是非黑白的正見,如果你是非不明,大小不分,你有“義”嗎?所以說“義”做對了,“仁禮智信”就都有了,不必管是八德還是幾德,一德做對則其它萬德就跟著來,這一德就是“義”!

義就是做適合的事。什麼叫適合的事?就是有益的事,是公正的事,就是捨己為人的事。這樣的人大家都會說這個人可以當我的大哥。為什麼關公還活著的時候,就有很多百姓供奉他的神位、拿香拜他,這是古來奇有的。但為什麼如此,因為關公的義氣參天,那人格真是太美了!“義”是“美我”,敢犧牲自己去幫助別人,敢逆著常理去做有益眾人的事,這種人格真的很美!

就像關公逆著常理、逆著官府、甚至殺了人,但為的是去救百姓,這個權變是適宜的,所以殺了人還被叫做“義士”。但如果你逆著常理,逆著官府,殺了人,去做損人利己的事,這樣的人古人叫做 “亂賊” 了!

再舉個例子,晉文公在未當諸侯前是到處逃難的,但後來成了霸主。成為霸主後,他變得志得意滿,有一天在朝堂上雙手一揮,說:“以後天下還有誰能拿我怎麼樣!”群臣唯唯諾諾沒人敢說什麼。當時有個樂師在下麵彈古箏,聽到他的君王說“以後誰還敢拿我怎麼樣”的時候,他便舉起他的古箏,毫不客氣地往晉文公身上撞去。晉文公側身一閃,他的袖子剛好被古箏撞到牆上破了一個洞。晉文公非常生氣,怒斥道:“你敢這樣子對我,不怕我殺了你?”樂師說:“對,你剛才說天下沒有人敢對你怎麼樣,而此刻在你眼前就有人敢對你怎麼樣,我不怕人頭落地,只怕我的君成為一個亂君!”晉文公一聽,趕快給樂師道歉,然後把他的袍脫下來,說:“這件袍就掛起來,上面有一個洞,是要告訴你們每個人,都要勇敢去做正確的事。”這才是真正的忠臣,這才是真正的義士!

各位,這位樂師逆著君上,還被稱為義士,是因為他的處置得宜,義者宜也。而如果此時樂師是拿刀把晉文公給砍了,那這種處置就太過了,就不宜了,不宜就不義了,不義就“亂臣”了!為什麼?因為晉文公只是說了狂妄的語,他並不是殺了天下人,我們不當把他給殺了。但是關公殺了那個為虐的地方官,情況是不一樣的,他到處姦淫,民不聊生,不殺救不了百姓的,這兩件事情罪惡不同,所以處置手段也不同,要各得其宜才叫“義”。 所以各位,不要長上有什麼小小的錯,你都要拿著古箏撞他,要拿刀殺他,這不行的,這樣做就不宜了,就叫“亂賊”了。

標籤義氣 人格 關公 德性 捨已為人


4. 【中文之美】命

張慶祥講師

編者按: “命”,由誰所賜?大多人會回答父母。父母未生我前,我又是誰?生命的本源為何?此生的功課為何?諸多疑問困擾著人們。這些答案,竟然潛藏在一個簡單的字中……

張慶祥講師(口述):

的造字為“人、一、叩”,講到這個命,人要馬上跪下來一叩,那大家就知道這個命可偉大了!為什麼?因為“天命之謂性”,天賜予給我們的,在我們人的身上叫做我們的性。性命性命,我們這一條命是天所賜的。你說:不,命是我們父母所賜的。是的,你的父母結婚之後生下你,但是你怎麼生眼睛、怎麼生鼻子、生耳朵,他們都不知道,也沒學過。他們只是結婚就把你生下來了,可見太多奇妙的事你父母並不曉得,老天爺在造我們人的生命的時候,早已經把機密隱藏在我們的生命裡面。

做人有一條肉體,我們叫做命,肉體拋掉之後,鬼還有一條鬼命,做神也有一條神的命,做佛有一條佛的命。雖然沒有肉體了,但他還有覺知,他還能夠說、能夠笑、能夠追殺仇人、能夠去報恩,佛還能夠去庇佑人,靠的都是老天給他的生命。它是一團的氣、一團的能量,可是這樣說又不夠神聖、不夠奇妙。奇妙之處在於它裡面還埋藏著所有人的基因,還埋藏著所有六道輪回的原理,是非常非常不簡單的!到底這個程式怎麼寫的呢?老天怎麼造的呢?我們不知道。把最奇妙的交給老天吧!我們什麼都不懂,竟然就有了這麼奇妙的生命!

倉頡造字的時候寫到這個“命”,他深有感觸。我今天這個命是誰給的呢?是父母給的,我得“一叩”。黃庭禪提倡,在每年的大年夜一定跪下來,要一叩,送上一個紅包給父母,感謝他的養育之恩,然後祈求父母長壽百歲,因為我這個命是父母給的。可是,命裡還有很多機密是我們父母不懂的,父母不懂,怎麼能給?因為老天設計好了。所以,我們講到天給我的命的時候,更要百叩。但命字沒有辦法寫人百叩,就寫人一叩來代表說,命是宇宙之間最尊貴的東西,命就是所有我們人生之間所追求的本源。

臺灣有一句話說:“吃果樹拜樹頭。”果樹能夠開花結果、給你庇蔭、供你觀賞、能夠給你吃,你要感謝誰?那個樹的頭。我們今天全世界這麼多生靈,就好像是百花齊放、枝枝葉葉、結了無數的果,那我們要拜誰?那個根本是什麼?就是上帝,我們要不要對它叩恩呢?要叩恩!現在的人都不知道有上帝,就像整天摘果子吃,在菜市場買,不知道有一個樹的頭,不知道有辛勤耕種的農夫,是不是看事情看得很淺短呢?

《易經》乾卦說 “乾道變化,各正性命”, 陽氣主導變化,就能夠讓我們各正性命。所以“性命”這兩個字寫在一塊,其實就是我們的本命。命是一股能量,裡面的特質叫做性。對於我們內在生命的本質,我們要存著非常謙卑、尊重的心,所以要“人一叩”。

另外,“命”這個字還可以拆開來看。把下面“叩”字的“口”拿出來,剩下的就是“令”, “命”字也是“口令”。“口令”是什麼意思?長官說什麼命令,我趕快去做,服從叫做命;父母說什麼,所以我趕快去做,就像《弟子規》裡說的“父母呼,應勿緩”,父母的口令趕快去做,這個也是所謂的命;國家給我們口令,每一個家庭要好好地照顧自己,不要給國家帶來負擔,我們就惕勵奮發,自己耕種生產;國家說不要亂丟垃圾,這樣社會不文明,我們就應該服從,口令已經下來了,是對社會國家、對生命非常有幫助的,我們就要服從,叫做命。

現在的人喜歡說:“你說什麼我就聽什麼,那我算什麼?”所以社會歪七扭八。這邊所謂的命是正命,命要正,而不是邪!正當的事、有益的事,我們去服從才是有智慧的;不正當的事我們去反抗,才是有智慧的。現在的年輕人很逆反,正確的反抗,不正確的反而不去反抗,真是沒有智慧。

你說:“可是我這樣才有特色!”但是,亂的國家也是特色,循規蹈矩的國家也是特色,我們要一個安居的生活,這也是特色!不表示作亂才有特色。所以只要是正命,我們就應該聽從。國家說我們不要貪污,這是對的,我們就要聽從。當然,這樣的“命”是偏向後天的解釋。

從先天來說,老天所希望的,是我們每個人都能夠生生不息。老天給我們的口令就是:我賦予給你這個本性,你們各正性命,你們順著這個本性去造化,回到你的本位來,回到本位就是佛。老天給你這條命,你護持好這個命,拿回去報答祂,一點都沒有損傷。就像你的父母,早上看你穿得乾乾淨淨地出門,希望你健健康康快快樂樂地回家,回報你的父母,這個就是父母給我們的指令,“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有傷。”

老天爺也一樣,給我們一個佛性,然後到世間走一遭,去歷練,讓我們還原我們的佛性,沒有一點點損傷回去見老天,這是老天給我們的命令。要完成這個命令就是要先正了自己的命,這個本命就是一團的氣。說到裡面的氣,我們老是說觀你的心就是觀那團氣,任它不論怎麼樣澎湃洶湧,就以能量的實相來看它,其實就是正在引導你各正性命。

——本文摘自《幸福內心禪》第61集“你的愛是欲望嗎?”

標籤儒家 國學 文化 講堂 說文解字


5. 【中文之美】仁

張慶祥講師

編者按: 長壽的秘訣什麼是?“仁”!簡簡單單的四筆,揭示了人身內生生不息的動能來源,更是達到更高的生命境界所必需的。怎樣做才叫“仁”呢?

張慶祥講師(口述):

麼是物的“仁”?

從自然界的萬物看,仁是什麼?以花生為例,為什麼我們把花生叫做花生仁?因為它有兩片,這兩片就是陰陽;兩片中間還有一丁點的籽,這個籽好比太極圖黑白兩片中的孔眼,生機就從這看似不起眼的小點中生發出。所以你看這個“仁”,它那股生生不息的動力有多強!

我們在中嶺山種花生都知道,把花生仁埋在土裡後,不能只是輕輕地把土覆上,還要整個人踩在上面,踩得越緊,花生長得越好。如果上面的土松松的,它反倒不長,花生就是這樣的特質。當然,也有一些果仁的特質是踩緊覆土之後反倒不長的,因為那些果仁的生命力弱,但是花生仁的生命力很強,踩得越緊它越長。由此可見,“仁”生生不息的動力有多強!

再舉個例子,古代的倉庫有時候會發生大爆炸,為什麼?因為倉庫裡儲存著米糧,如果下雨導致倉庫進水,再不及時曬乾,裝在麻布袋裡的種子被水泡了就會慢慢發芽,當小芽越來越茁壯、體積越變越大的時候,麻布袋會被撐開,撐開的一刹那就造成了麻布袋的大爆炸,連旁邊的所有東西都會被炸光。所以古代的倉庫雖然沒有火藥,但種子的力量卻能夠把整個倉庫夷為平地。大家不要小看“仁”,它的力量非常大!

什麼又是身中的“仁”?

既然“仁”有那麼大的力量,那麼我們該如何把這力量應用到我們寶貴的人身中?你只需懷著仁慈的心,那麼那個生生不息的種性、那個氣就已經在你的內心裡了。心一仁慈,全身的氣就全都柔軟下來,通通舒坦下來。好比你全身的筋骨本來都僵硬了,但只要你心中一懷有仁,就通通柔和下來,氣血運行也通通流暢起來,它就會使你的內在生生不息。

所以,常常慈悲的人多半長壽,長壽的人很少暴喜暴怒,仁慈、慈悲的人都非常柔軟。因此,修行家都致力於陶冶自己慈悲的性情,這樣他靜坐的時候,那股動能才能在裡面長芽,才能生生不息地推動全身脈輪運轉。我們常常講法身,這脈輪其實就是一股氣,氣就是這個法身,只有全身脈輪運轉,法身才能慢慢地往精華的方向前進。

“仁”是將心比心

“亻“字旁的右邊有個“二”,“二”就是將心比心。當我在考慮自己立場、爭取自己權益的時候,也要考慮對方是否也想爭取自己的權益。所以“亻“的旁邊是兩個人,兩個人就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就是將心比心。

我有需求,但我也要考慮別人的需求;我厭惡一件事情,就要想到對方也是厭惡的,因為人的性是一樣的。當你設身處地顧慮別人的時候,你的氣立刻變得流暢,第一個獲益的人就是你自己。

為什麼成人才能成己?因為你的心就是你的天君,是你全身的主人,全身的毫毛孔竅都由心操控。當一個人總在考慮自己利益的時候,他的心便縮成一團,緊緊地壓著胸口,這時全身的毫毛孔竅都往內縮,其造化規模就越來越小,所走的便是六道之路,非仙佛之路;當人的心越寬闊,全身的毫毛孔竅就越往寬闊的方向走,所走的就是仙佛的道路,而不是六道的道路。

所以“仁”很重要!“仁”讓你生生不息,讓你象一顆種子一般,具有無比充沛的動能!“仁”讓你柔軟下來,使你不跟你內在的本性相抗衡,讓你可以寬懷地走在本性的道路上。這就是仁義的“仁”!它的造字雖然只有短短幾筆,卻有著非常深的含義,若要利益自己,先要對別人懷著仁。

慈悲的感覺長什麼樣?

有同學問,我們都知道要慈悲,但慈悲的感覺在我們的心中是什麼樣的呢?

“慈”就是“仁”,是一種寬闊和寬恕的感覺。如果你覺得不容易瞭解“慈”和“仁”,那麼退而言之,我們講“恕”。我們可以原諒別人的小小錯誤,為什麼?因為我愛他,我原諒他這個小小錯誤,讓他有更正的機會,對他有仁,對我也有仁。

但是,有一種情況是相反的,就是他犯了錯,如果我現在不嚴懲他,他會更沒有生機,所以我就必須逆著寬恕的做法,要變得跟他計較,要讓他受到懲罰,而後他才懂得收斂,收斂之後他才能更接近這個生機、更接近仁,這種手段叫做悲。“悲”就是儒家的“義”。

慈是用軟的力量,讓他達到仁;而悲是用悲憤、硬的力量,甚至是對抗的力量讓他回到仁。這是我們從天地之間可以學習的。風和日麗的時候,就像一個人充滿愛心的時候,滋潤著萬物。當你事業一帆風順的時候,就像是老天爺對你的慈,讓你一帆風順。但有時候老天爺要讓你生意挫敗,是因為你狂妄至此,你粗心大意至此,不給你一點教訓,你就沒有機會回頭了。所以,霹靂手段也是為了讓你知錯悔改,讓你走上正道。

我教禪學這麼多年,對此特別有體會,很多人都是因為遭遇了挫折才來參加禪修班的。有的是事業倒了,有的是被男朋友拋棄了,有的是被兒子忤逆了……這些都是悲,是老天爺對他的悲,是成就他更往上提升的機會。

慈與悲,終歸都是為了“仁”,為了讓人們回復生生不息之道。

——本文摘自《幸福內心禪》第72集“什麼是核心領導力?”

標籤傳統文化 儒家 養生 經典 說文解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