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育

講師文章-家庭教育

當今社會,面對各路興起的教育浪潮,該如何應對?
家有兒女,面對不同氣質、成長中的孩子,如何因材施教?
教育路上,何時該踩“油門”,何時該踩“刹車”?
把握教育的時機,教出明理的孩子;
走出教育困惑,為您指點教育迷津……

講師文章-家庭教育


1. 在青春期,如何建立良好的親子關係?

張慶祥講師

同學問:講師好,我女兒17歲,現在有說謊情況,例如:私自問別人借錢、又不著急還;騙家長說是去學校,實際去有網的地方蹭網,我很是著急,說輕了怕兩天就忘了,來狠的吧,又怕效果逆反,這毛病太嚴重了,請教講師給予指導。

講師答:你的女兒17歲,正值青春叛逆的年紀,發生您所說的這些狀況實際上不足為奇,您也不必太過擔憂。一個家庭裡面父母對孩子的關心或處罰,要怎樣拿捏才恰到好處呢?古人說“父子有親”,父母親跟兒子的關係中,培養出“親密”的感覺是永遠不能少的,其他的教育先放在後面,培養親密的感覺為第一要務。為什麼呢?因為與兒女有了親密的感覺,他才會把大小事都告訴你,你倆的溝通才不會有問題,你所做的教育才有機會被他所接納吸收。

我講講自己吧,我的兒子在十六七歲的時候也非常叛逆,講話很大聲,出門時常常動不動就甩著門出去,那時他常常跑去打桌球,在臺灣打桌球的場所,大半常常是遊手好閒的不良少年去那裡抽煙、耍帥,有時候甚至會聚賭、打架等情況發生。我也怕他常去這種場所會變壞,想教訓他嘛,他乾脆就摔門出去,你多說他兩句他就繃著臉不回答。像這樣的溝通方式講再多都是毫無益處的,於是我就轉變個方式。

我說:“最近桌球打得怎麼樣,有沒有進步?”
他眼睛看著我說:“爸,你懂得桌球嗎?”
我說:“我年輕的時候常常去打桌球呀”。
我接著說:“都是些什麼等級的人跟你打桌球,你知道嗎?打桌球也分很多等級的呢。”
哇!這話題他覺得有意思,他的話匣子就打開啦,他就告訴我最近在桌球場有什麼有趣的人或事等等。我說:“那你都用什麼球杆打球?”他一講起剛買的球杆更眉飛色舞了。
我說;“多少錢買的?”
“一支六千塊。”

“哇!一支六千塊?”我沒有先追問這六千塊哪來的,我先欣賞一下他拿出來的那支球杆,然後我說;“和你一起打球的人是不是一些有品味的人?有沒有打得很高竿的人來教你呢?”

他說:“當然有啦,我就跟一個打得很高竿的人在一起,他跟那些小混混是不一樣的,他會專門教我一些很好的技巧!”

他就跟我分享得眉飛色舞,我就說我倆來打一杆,讓我看看你的功夫!那時候我們住的社區地下室有一個公用的桌球臺,他說:“走走走,我們去打兩杆。”

我觀察到他確實打得還不錯,有花心思在研究技巧,並不是亂打一通的。接下來我就問他說:“你的桌球間在哪裡?什麼時候帶我去看看呀?”

這樣小孩就知道你並不排斥他的興趣,於是我就找了個機會跟著他去看看,瞭解一下他的桌球環境,和他一起打球的都是些什麼朋友。我看到那裡的人這邊染一撮紅髮,那邊染一撮金髮,真是要命啊……

沒關係耐著性子,先不要批評。我先問他:你這個朋友有什麼優點?讓他先講朋友的優點,接著你要讚賞他的朋友一番,他就不會覺得你看不起他的朋友,之後如果你再問他某個朋友有什麼缺點,他就會一五一十地告訴你了。

這樣父子先建立起親近的感覺,先把距離拉近,先進入他的生活,先肯定他,然後有機會再跟他講講人生的經驗,告訴他桌球要打出品味來,打出人格來,交朋友要交到人格高尚的人,要向有人格的人學習,你以後才會是一個值得人們尊敬的人。

就像這樣,要教育正值叛逆期的孩子,那些小毛病先別急著找機會訓他,當務之急是先要把“父子有親”落實下來,之後你講什麼道理他就比較會聽從,我想這是身為家長要學習的方向。既然你的小孩喜歡去網店,你不如就跟她去看看吧,去跟她去打兩場電動看看會如何,說不定她眼睛一亮,以後有什麼事都告訴你也不一定呢!

——來自電子報第二百九十三期

標籤叛逆期 電子報 青少年成長


2. 父母“溫柔而堅定”,為何養出熊孩子(上)

張慶祥講師

編者按:西方提倡的溫柔而堅定的養育態度,已在我國流行多年,可如今,熊孩子卻越來越多。為什麼孩子越來越浮躁?難道溫柔而堅定的態度錯了嗎?它是怎樣製造出了熊孩子的呢?

1

瞭解對孩子該用什麼態度,就要設身處地想想他的處境,才有辦法決定用什麼態度對他最有益處。但是設身處地,並不是指去瞭解他需要什麼,而是指瞭解什麼對他最有益處,這兩者不能劃等號。

孩子要什麼?要吃麥當勞,要買娃娃,想要獲得所有人的讚賞,想把別的同學都排擠在外,獨攬一切好處……這些都是孩子想要的。而懂得把好吃的和好玩的東西與大家分享,懂得不要總是爭第一,也要把光彩留給別人……這樣明理的孩子是很少的。

教育的設身處地,不是說要滿足孩子的欲求,而是要看孩子這時需要什麼。要看到孩子的惰性在哪裡?他的欲望是什麼?他的無助是什麼?如果孩子要什麼,就一直滿足他,那簡直等於一直在餵養他的欲望而已。

我們要去瞭解的是他所處的狀況,這樣才能知道怎麼做對他是最有益處的。比如一個孩子和他的弟弟一直相處不好,任何事情都和弟弟作對,背地裡總是欺負弟弟,在大人面前也總說弟弟壞話,那這個孩子的心理狀態會是什麼呢?

他也許只是嫉妒,覺得弟弟奪走了父母對他的愛。通常情況,當父母知曉原因後,就會覺得,那就給他更多的愛。於是乎父母花時間、精力和財力去滿足他,想買什麼就買什麼,想怎樣就怎樣。結果這樣下去,那孩子反而沒完沒了,他的欲望被餵養得越來越大,他想要的東西也越來越多,他所使用的方法也越來越對抗、越來越激烈。

為什麼說溫和、讚賞的教育方式用得越多,熊孩子也越多呢?雖說人人本具佛性,但真正能將佛性的一面引導出來的卻很少,跑到地獄、惡鬼、畜牲道的倒是一大堆。所以不要覺得孩子的心裡一直只有純潔,實際上他也藏汙納垢。

我們做教育,就是要懂得如何把孩子藏汙納垢的地方壓制到最小,把他光明的人性發揚到最大,這就是做教育的人的責任。也就是說,每個人都有優缺點,我們要把他的優點擴張到最大,把他的缺點壓抑到最小,而不是總順應他想要的。一味順應,將來朝著地獄、惡鬼、畜牲道的只會更多。

2

既然我們的本性中有佛性也有獸性,在教育初始,雖然孩子還小不明事理,他所發揮出來的也就既有佛性也有獸性,當他漸漸長大,薰染越來越多、競爭也越來越多的時候,他的獸性就會被加重。

他的獸性是怎樣被加重的呢?父母一直挑戰孩子的不耐煩,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這個世界上喜歡碎碎念的父母不少,瑣碎、根本不重要的事情一直反復念叨。比如,怎麼連穿衣服都穿不好啦?怎麼牛仔服破一個洞啦?吃完飯半天了為什麼還不去洗碗啦?……就是這些瑣事一直念。若孩子回答:“我看完電視再去洗。”可能你又會念:“怎麼每次都這麼說。”

碎碎念的結果就是不斷挑戰孩子的耐性,把他逼到怒不可遏的時候,他的脾氣就會被塑型成很浮躁、很暴躁、很喜歡反擊的類型。我們會看到不少家庭都有這種現象,本來父母教育孩子,重點的講幾句,孩子能聽得進去就可以了,但接下來不重要的事父母還一直念,即便沒有打罵孩子,但是卻用碎碎念的方式,把孩子逼到每天都快要被氣炸的邊緣。

這樣下去,孩子每天都會生悶氣,反正什麼事情父母都會碎碎念。他開始慢慢試探父母,既然父母不會打也不會罵他,所以剛開始,父母說一句,他就還一句,頂來頂去。然後父母還苦口婆心地一直跟他說:“因為爸爸媽媽愛你,都是為你好,所以才這麼說你。”你越這樣說他就越生氣,接下來,孩子就會挑戰你的底線。

你讓他吃飯,他偏不吃,就在那裡爬來爬去、鬧來鬧去;他想買的玩具,如果不買給他,他會跟你講很多理由,當你很溫柔地堅持不買,他就站在那裡跟你耗,他可能會言語激烈,甚至口出惡言,若此刻你的態度還是溫柔而堅定,他心裡會覺得:我碰到了一個不可理喻的傢伙,你還不如打我兩巴掌算了,你不同意也不罵我,就站在那兒專講一些聽起來很有道理的廢話。然後他可能會開始動手,試著去踹、去扭、去扯你的衣服,還會狂叫。他在試探你的底線,而你卻繼續保持溫柔而堅定的態度,他只會更加暴躁,他會抓你的頭髮,甚至把你按在地上。這個場景現實當中經常上演。

父母就是用溫柔而堅定的態度,製造出了一批批的野獸,還不知道停損,無限制地讓孩子的怒氣漫延,而孩子對父母的挑戰也一直在升級。孩子的獸性不斷被激發,他們的佛性每況愈下,這就是溫柔而堅定的“威力”。

怎樣的教育,才能將孩子光明的人性發揚到最大,將他的缺點壓制到最小呢?

——本文來源:《幸福內心禪》第372集

標籤小樹苗 教育


3. 父母“溫柔而堅定”,為何養出熊孩子(中)

張慶祥講師

編者按:當溫柔而堅定的態度失靈時,如何採取霹靂手段?度又應該怎樣把握呢?從馴獸師與野獸的案例中,讓我們來看看,可以得到怎樣的啟發和借鑒?

1

們看待孩子,不要將他想像成一尊小佛,要將他想像成一頭小野獸。對於野獸,馴獸師會怎麼做呢?溫柔而堅定嗎?當然不會!這樣不是指馴獸師只會打動物,他們是很有愛心的。

馴獸師手裡通常都會拿著一條鞭子,但其實很少真的打下去。在野獸很小的時候,為了要立威,馴獸師會拿著手裡的鞭子一下、兩下、三下的抽打在野獸身上,讓它們的皮痛一下。小野獸感覺到皮痛的時候,就會記得這種痛。

獅子老虎即便長大後,只要馴獸師拿著鞭子一出場,它們一樣怕得要命。雖然它們已經很久沒有挨過打,但是在它們的記憶中,那是很痛的,是不能惹的。

我們再來看看馴獸師是如何馴服大象的呢?首先在地上釘一個小木樁,然後將鎖大象的繩子一頭套在大象的腳上,另一頭就套在這個小木樁上,這樣大象就不會跑。大象這麼大,為什麼一個小小的木樁就可以拴住它呢?

因為在大象還很小的時候,是被馴獸師用粗繩套著拴在大樹上的,而它怎麼也掙脫不了,並且越掙扎越痛。馴獸師知道大象感受到掙脫會痛的時候,就可以從大樹漸漸換到小木樁上了。之後,當繩子一套在大象腳上,它一抬腳,有木樁的感覺,就不會再動了。它知道那就是它的界線,不能跨過,如果跨過就會受痛,所以最好還是不要跨越。

以此類推,對待孩子可不可以用此方法呢?可能有人會說,這樣做會壓抑孩子的心靈。那我們就換個角度來說。

比如,我們大多數人可能都有碰過火或開水的經歷吧?當我們還小的時候,並不知道觸碰火或開水有多嚴重,所以就去碰了,結果被燙得哇哇叫,從此以後我們就會對此畏懼三分。這樣壓抑了我們的佛性,壓抑了我們的創造力嗎?沒有啊!但是我們卻記得這是一個界限。

以後即便是看到一個涼的茶壺,可能都會猶豫到底能不能碰,或者會先試著輕輕碰一下,以確保安全。若不是受過這樣的苦痛,會有這樣的戒慎恐懼嗎?但是,正是由於我們知道了這些界限以後,生活反而更安全、快樂。這些界限壓抑了我們的創造力嗎?不敢碰火的人都沒有創造力嗎?沒有這種事情。

2

現在的我們,生怕對孩子說一點重話,覺得對他怒目嗔視,或者給他一點體罰,就會壓抑他的創造性。只有虐待才會造成那樣的結果。教育要剛柔並濟,溫柔是常態,但必要時就要猛烈。就像大自然,和風、細雨是常態,但有時候會狂風驟雨,會打雷。

我們對待小孩子,平日裡要溫柔、平和,用愛心,但當情況改變,就必須要調整自己的態度,該嚴肅時要嚴肅,甚至威猛一點、動到肢體都是可以的。可是在教育結束時,一定要與孩子言歸於好,盡棄前嫌,並且把我們的善意和道理完全跟他說明白。我們要告訴他,責駡或處罰他,我們其實也是很難過的。而且更有意思的是,在這之後,我們跟孩子玩在一起,那個感覺甚至比以前更親密,最起碼那個親愛跟以前是沒有區別的。

這一切,只會讓孩子明白界限在哪裡,只會讓他更安全。而且這樣做,無論之前是責駡還是體罰了他,他都不會有怨言,反而會理解和反思。第一,他知道自己錯了;第二,他知道父母是真的為自己好;第三,他知道父母完全沒有因此而歧視他,看輕他。而身為父母,我們看到孩子能夠認識到錯誤,能夠改過,也應該為此而感到高興。

所以有些情況下,不要用溫柔而堅定的態度跟孩子耗很長時間,磨到孩子沒了耐性。當孩子的耐性被磨盡,而轉為浮躁,浮躁轉為暴燥,那這樣的教育就徹底地失敗了。

溫柔而堅定是應該的,但這個常態是建立于孩子在父母稍微的堅持之後,有所改變的前提下。如果孩子不斷地擊潰父母的防線,開始挑戰父母,甚至動到身體,抓扯衣服、頭髮時,那我的建議就是,孩子敢動父母一根寒毛,就馬上兩巴掌扇過去。

這樣做就像馴獸師,在野獸伸出爪子想要抓他的時候,不要等它抓到,就直接用鞭子抽過去。一次、兩次,野獸就受到威嚇了,知道這樣做不行,也明白跟主人之間的界限,就不敢超過這個界限了。

所以,只要當孩子觸碰到界限的時候,家長的表情就要嚴肅,眼神也要尖銳,孩子就懂得開始收斂自己了。用霹靂手段,是為了執行愛的教育。

——本文來源:《幸福內心禪》第372集

標籤小樹苗 教育


4. 傳承老祖宗的智慧,剛柔並濟的教育

張慶祥講師

編者按:出了社會,不僅折騰他人,也會讓自己受到更大的傷害,因為外面的世界要比家裡殘酷許多。剛柔並濟、恩威並施的教育,才是智慧的做法。

1

我自己的小男孩,在他很小的時候,對他的教育,我的心中就會有一把尺。他算是比較聰明的那一類小孩,但聰明過了頭就會到處鑽漏洞,人前人後表現不一樣。

記得在他一兩歲,走路都還不太穩的那個時候,他的樣子很惹人愛,大家都很疼愛他,跟他說話也是用很溫柔的方式,時間一長,這個溫柔就讓孩子漸漸養成了嬉皮笑臉的無賴個性。那時,我已經深深地感覺,如果不給他一點威嚇,以後就制止不了這個小孩子了。因為他跟大人應對時,他都知道大人想要什麼,該怎麼表現給大人看。

比如你讓他吃飯時,他就滿地爬,也不過來吃。於是我就把餐收起來,告訴他:“現在不吃那就沒得吃,等下一餐的時候再吃。”可是當他餓了開始哭鬧的時候,他媽媽又會心軟,把餐端出來給他吃。我不僅要應對一個小孩,還要應對一個媽媽。

縱使我們有再高的教育理念,堅守再多的原則,但是當孩子的媽媽(或爸爸)、爺爺、奶奶都在破壞這個規矩時,一個人又該怎麼去堅持呢?

於是,我就在想:好吧,既然這樣,嚴父慈母,我不扮演起嚴父的角色不行。孩子一兩歲,也沒有犯多大的錯,但問題是對大人的奉勸一概置之不理,他還是做他的,這樣下去,到他長到三五歲時,就已經完完全全是個熊小孩了。當沒有滿足他時,甚至說不定也會把他媽媽拽在地上用腳踹。

我準備了一把尺子,這個尺是平面的,打在手心上聲音很大,人會被震懾一下。手心是連著黃庭(我們的內心)的,當手心一受到震懾,黃庭也會馬上跟著一震。

有一天,我就找到他犯了一個小過錯的機會,叫他過來。當讓他過來時,他還死皮賴臉很開心地向我跑過來,他犯了錯哦。這個時候大人不能嬉皮笑臉了,於是我把臉皮一繃,說:“把手心伸出來。”以前他過來都沒事,所以就很開心地把手拿給我,因為他根本不知道要發生什麼事。當他伸出手拿給我時,我就用尺“啪”地一聲打在他手心。他手一縮,就開始哭,於是我跟他講為什麼打他的原因。他睜大眼睛瞪著我,沒想到會有這樣的事情,原來打在手心上是這麼的痛,他嚇了一大跳。

當然,小孩子細皮嫩肉的,我們在懲罰時一定要有所節制,不可在盛怒的時候打小孩,要在心理準備很充分健全,也就是心氣平和的時候,目的是為了教育小孩。

2

在處罰完孩子後,一定要和小孩和好如初。怎樣判斷是否和好如初了呢?就是當孩子找我們聊天或玩耍時,和以前是一模一樣的,而我們對他的關心和疼愛也跟以前是一樣的,這些都要在當天就處理完。

我這樣跟孩子說:“爸爸打你,爸爸也很心疼,但你以後不能再這樣,第一次、第二次,我可能會這樣好好跟你說,但是第三次的話,後果將會很嚴重。”後來我發現一件事,孩子那些死皮賴臉的事情只敢做一次、兩次,絕不敢到第三次。這就是立規矩。

立規矩後,我對他的愛有減少嗎?並沒有。而且他也不會養成死皮賴臉、目中無人的個性,因為他不敢。其實我打小孩的時候很少,但是我只要用幾次就夠了,目的是起到威嚇的作用。

威嚇的背後,是我們害怕孩子以後受到更大的傷害。譬如我們告訴孩子,刀子不可以玩,而他卻硬要玩,不要把手伸進轉動的電風扇裡,而他卻硬要往裡面伸,這個傷害只會更大。所以我們就要抓住機會,給孩子適當的處罰。

這是我的做法,大家也不一定要照著做。現在整個的社會風氣會認為我這樣的做法不文明,但放眼望去,到底什麼才是不文明?

家裡出了熊小孩,這樣就文明了?請問文明在哪裡?有沒有想過一個熊小孩要折騰多少人?這樣的教育有什麼文明可言?還不如給他們震懾一下,讓他們有所收斂,保護更多的好人,讓他們有時間清靜一點。

我所提倡的教育態度是剛柔要並濟,並不是虐待小孩,是在不傷及他們筋骨的情況下給他們適當威嚇,讓他們有所收斂。

後來,我自己的小孩,讓他罰站他就罰站,因為他知道不罰站的結果是什麼。我曾經還讓小孩子罰跪過,長大後就不能用這個方法了,大了傷自尊。用一點點的時間給予他一點點的折磨之後,好好叫他過來,抱抱他,跟他講道理,兩個人盡釋前嫌。

我們要把握好立規矩的時間,小學三年級以前都是最佳時期,要讓孩子知道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到三就必需要承受犯錯所帶來的後果。

當然我們平常在給予小孩子愛時就要夠明白,告訴給他們的義理也要夠明白,讓他們既能享受快樂的童年,又不會造成身邊人的負擔。 我想未來,用不了幾十年間,就可以看出,完全讚賞式教育對小孩子的害處不淺。

中華老祖宗五千年的智慧早就把人性給看透了,那個深度比兩百年的歐美文化要深邃正確太多。我們實在是沒必要去捨近求遠,明明有深邃的東西,卻去尋求膚淺的東西。

老祖宗隨時都有很多智慧值得我們吸取,再配合我們生活的現實狀態,我們深深地去思考就會得到一個比較明白的答案。

——本文來源:《幸福內心禪》第371集

標籤小樹苗 教育


5. 把握教育界限,養出是非分明的孩子

張慶祥講師

編者按:當教育的界限消失,我們的社會將變成什麼樣?滿屏的熊小孩和無數的社會亂象,揪著我們的心。我們應該怎麼做才能改變這一亂象?還是要從立規矩談起。

1

這樣幾個影片,核心內容是孩子被父母溺愛過後所產生的嚴重後果,這也是當下社會常見的情景。

情景一:一個小學一年級左右的小孩,因為一點小事不如意,竟然踢打他的媽媽,大人在旁邊,也不敢拉。他一邊扯著媽媽的頭髮把她按在地上,一邊也躺在地上用腳夾著媽媽的脖子,他的媽媽絲毫不抵抗,也不起來教訓他,就只是讓他拉扯著,她準備讓那個小孩扯到心滿意足之後再起來。任小孩子怎麼淩辱她,她就認了。

情景二:餐桌上幾乎滿桌都是大人,一個高中生模樣的男孩,邊吃飯邊拿著手機一直玩,可能是在玩電動或是看影片之類的。他的媽媽端著盤子把飯菜送到他的嘴裡,盤子端到嘴邊,扒兩口進去,他又繼續玩,然後他媽媽又趕快張羅下一口飯送過來,他還不吃,送過來的時間不對他還生氣。

情景三:一個也是差不多高中生模樣的孩子在吃飯的時候玩手機,他媽媽幫他夾菜,手剛好阻礙到他的視線,他站起來就把手機一摔,然後推了媽媽一把,還踹了媽媽一腳。畫面裡,一桌用餐的人裡面可能有他的哥哥、他的爸爸,但全家人竟然都沒有任何動作,他媽媽被推被打後也沒有任何怨言,就任由那個孩子撒野。

放眼望去,我們左鄰右舍其實也有這樣的小孩。在公共場所,他想要買的玩具如果父母沒有滿足他,他就在那邊聲嘶力竭地大哭大喊,賴著不走,家長也不敢對他有一句大聲的責駡,就一直溫溫柔柔地跟他講話。

這個小孩看到大人沒有別招,只敢溫柔地跟自己講話,他就越來越撒野,那個狠勁也就越來越強。

西洋的心理學說,教育孩子,要堅定而溫柔。可現實是,你很堅定地不答應,可是你卻一直很溫柔。我們這樣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四而五的溫柔,行嗎?

為什麼現在學心理學的人這麼多,學西洋式教育的人這麼多,可是熊小孩也越來越多,犯罪年齡越來越低呢?就是堅定而溫柔造成的。

為什麼我這麼說?因為這樣做,叫做搞不清界限!這樣做,只是讓孩子學到是非不分,界限不明!

界限是什麼?界限就是你的態度。孩子做對事你也溫柔,做錯事你也溫柔,他有禮貌你也溫柔,他沒禮貌你也溫柔……

我們的專家都是留歐留美回來的,他們帶回來的西方教育就是,要不斷地對孩子給予讚賞,他才會奮發向上,要一直很溫柔,孩子長大後才會很溫柔。

其實外國人在給孩子立規矩的時候,是很嚴肅的,所以他們的孩子知道有界限,知道跨越界限後會遭到很嚴厲的後果。

2

美國是最自由民主的國家,這是我們都公認的。但如果你對美國的警員咆哮兩句會怎樣?會被他壓倒在地,如果你再掙扎,他就直接開槍了,先在你的大腿上打一個洞再說。可不可能對你溫溫柔柔地好好談啊?因為警員還要溫柔才能控制局面的話,百姓只會越來越張狂,越來越不怕。

舉個例子,在臺灣,警員也學歐美,沒有把他們的文明學到,也沒有把他們的狠勁學到。一遇到事情,警員只能當和事佬,不敢大聲,到了警察局,還有兩邊在開撕對打、踹腳出拳的,警員過來勸甚至連警員都還補一腳。在警員面前都這樣,那這些人還有什麼可以讓他有所敬畏的嗎?沒有任何東西。警員他都不看在眼裡,父母會看在眼裡嗎?不會。

我們從大的社會現象來回顧,百姓不怕員警,孩子不尊重父母……這些現象是怎麼來的?就是因為愛的教育!對孩子要文明、要溫柔,搞到最後沒有敬畏感,整個社會越來越野蠻。

如果對小孩子沒有立規矩,沒有界限感,就是是非不分,大人都是非不分又怎麼讓小孩子分得清是非呢?

孩子做對的地方我們要好好鼓勵,做錯的地方必有結果、也就必有懲罰,這樣大是大非才能夠分明。

對小孩子立規矩的時候,首先界限一定要分明。我們先來談談做對了事時要怎麼來引導。我們要告訴孩子,他對,是對在什麼地方。如果是個聰明的小孩,我們還要補上一句,做對是應該的,不可以張狂;如果是個比較笨的小孩,我們就要給予鼓勵。

小孩子也分很多種,有的極為膽怯、極需呵護,那就需要我們有更多的耐心;有的極其聰明、極其張狂,這種小孩就要好好地立規矩。

其次,當小孩子做錯了事,比如,隨地丟垃圾不去撿,吃完飯不洗碗盤,做個事情還要別人來替他收尾,教他跟同學友善,他偏偏欺負同學……

像這樣的小孩,第一次、第二次我們都可以委婉溫柔地說明,第三次委婉溫柔說明時就要給他立下規矩了:如果下次再這樣,首先你會被罰站,再來你會被罰蹲,還不聽的話你就會被挨揍。

如果你覺得這樣的處罰很野蠻,來看看美國警員有多野蠻。如果美國警員不野蠻的話,美國會變成怎樣?所有的好人都會變成壞人的魚肉大餐。

適當的懲罰是為了避免孩子進入社會後受到更大的傷害,剛柔並濟、恩威並施才是正確的教育方式。

——本文來源:《幸福內心禪》第371集

標籤小樹苗 教育